蛋达摩

成年人式

 蜜汁污妖王

不知所以然(。í _ ì。)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都写了什么
只是个梦而已 包括叙述方式和场景……
好困……
(´-﹏-`;)

  不是所有相遇都像电影里一样。
  温暖而柔和的夕阳从大大的落地窗斜铺进来,罩在主人公的身上,仿佛自带滤镜。在满溢着咖啡香气的橘色氛围里,主人公用0.2倍速扭过头,微微翘起的发梢和空气中被染成了金色的灰尘碰撞,搅乱了注视着这一切的人的心。
  “我说啊,这才是我想要的相遇啊…”一个圆圆脸,圆圆眼,三角嘴的青年用黏黏糊糊的声音说到。
  他嘴里叼着桃子气泡水的吸管,说话的时候,吸管里的汽水唰地掉进了杯子里,在杯底炸开了一堆小气泡,咕噜咕噜地往水面上打着旋地冒上来,又自己爆开。
  坐在青年对面,一个瘦瘦脸,长长眼,薄薄唇的大叔气质的青年盯着这些气泡,用相当低的tension回道“那真是对不起了……对于贩卖梦想的你……”
  一句“对不起”包含了很多内容,连分手算在内,省略了“你舍不得我我舍不得你但是一定要分开”这种绕口令似的纠缠,也省略了“激情不再可是也接受不了平淡如水”这种似乎是终点的无奈。总之,这是成年人式的和平分手,在两个人看来。
  推开冷饮店的大门,谁都不再说话,挥挥手,一个向左一个向右。
  说起来,他们的相遇真的是毫无艺术性可言,甚至有些狼狈。
  三年前的圆脸青年冲到大厦前推着圆形的转门,看着转门另一面的老太太慢悠悠得往前蹭,一边跺脚一边嘟囔着“快点,快点,要迟到了啊…”今天是他交稿的日子–作为新晋的词曲作者。厚厚一沓乐谱攥在手里,恨不得直接就能飞进21层的事务所。
  然而必须有什么事情来创造他们的相遇,就比如现在坏掉了的电梯。
  在“使用禁止”的牌子前纠结了两秒,扭头跑向了楼梯间的安全门。就在一二层的楼梯拐角,差点撞上迎面下楼的人。
  存在感极强的油泥味儿扑面而来,瘦瘦的躯体上罩着略大的灰蓝色连体工服。软踏踏的头发盖在瘦瘦的脸上,从刘海儿的缝隙能看见里头长长的眼,本来就薄薄的嘴唇抿着,身上散发出的低气压比他身上的味道还要更让人受不了。
  “啊!对不起!”同时响起两个人的声音。圆脸青年急匆匆地从那个人身边蹿过,低头的时候看见那个人仰起头来。
  “好帅!”这是圆脸青年多年后依然清晰记得的场景。
  “好可爱!”这是瘦脸青年多年后依然清晰记得的场景。
  圆脸青年关上了身后的门,嘘了一声,抹抹额头的汗。迟到是必然的,也幸好事务所的老板是个不按套路出牌的人,说着什么“You!胆量不错!”这种奇奇怪怪的没有指代的话,并没有追究他迟到的行为。
  好像对这次的几首歌曲还比较满意,也算是安全上垒,平安度过。
  脑袋乱七八糟地瞎想着,脚就直接往楼梯间的方向迈了,等想起来去看看电梯修好了没有的时候,也已经下到了7层了。
  在7层和6层的拐角的最后一级楼梯上,坐着一个人,看背影,应该是刚才差点儿撞上的“好帅”。在心里默认那个人的代号就叫“好帅”。
  听到脚步声,下意识扭过头的瘦脸青年,目光对上了正在下楼的“好可爱”。好吧,圆脸青年的代号就是“好可爱”。
  不知道为什么就和“好帅”坐到一起抽着烟的“好可爱”,安慰自己是因为刚才上楼跑得腿软了,需要休息。并不想深度思考为什么明明都到6层了才想起来休息这事儿。
  总之,“好可爱”和“好帅”就这么认识了。两个颜控对接成功。
  “好可爱”觉得“好帅”抽烟的时候好帅啊!于是邀请“好帅”去喝一杯。对,颜控就是这么没有原则,
  “好帅”觉得“好可爱”说话的时候小三角嘴一动一动地冒出黏糊糊的声音真的好可爱。于是接受邀请,表示要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
  按照约定的时间同时踩着秒针走到居酒屋的门前,“好帅”和“好可爱”再次汇合,并且同时在心里感叹,
  “果然好帅!”
  “果然好可爱!”
  两个人在居酒屋点了芥末章鱼和烤秋刀鱼,“好可爱”点了一杯梅子酒,这也是他全部的酒量。“好帅”点了一瓶生啤,这是他的最爱。
  在友好而愉快的氛围中,“好可爱”知道了“好帅”是电梯维修人员。梦想是开着法拉利,有一家自己的电梯公司。
  怪不得一身油泥味儿。但是洗过澡之后好香啊…而且更帅了啊…
  “好帅”也知道了“好可爱”是个新晋音乐人。
  怪不得他的衣服那么奇怪,艺术家果然审美很超群。然而他穿什么都好可爱…
  莫名其妙达成共识的两个人,莫名其妙地住到了一起,在“好可爱”家。虽然知道了名字,但还是用了代号。“好可爱”管“好帅”叫“狐狸先生”,“好帅”管“好可爱”叫“小熊猫先生”。
  狐狸先生和小熊猫先生像所有情侣一样。
  在家庭餐厅吃饭。
  小熊猫先生会挑走狐狸先生不喜欢吃的茄子和香菜。狐狸先生会把自己碗里的肉都夹到小熊猫先生的碗里,然后盯着小熊猫先生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塞满食物,再努力咀嚼的样子。
  在公园散步。当然狐狸先生是被迫的,因为投食太勤快,小熊猫先生吃多了。
  狐狸先生用自己略微大一点点的手包住小熊猫先生的。听小熊猫先生用吃饱了之后带着困倦的黏糊糊的声音,给自己讲乐理知识和服装搭配。虽然听不懂,但是觉得很快乐。小熊猫先生管这个叫做“贩卖梦想”。
  在商场闲逛。当然这也是被迫的。小熊猫先生说,“如果连你的审美都带不上去,我还卖什么梦想”。
  于是,小熊猫先生拽着狐狸先生一家一家的转,一件一件的试。直到听服务员说“啊!那个人真的太帅了啊!”听到心烦,才拉着狐狸先生往家走。
  在超市采购。这个是例行项目。
  小熊猫先生慢悠悠地走在前头,看上什么东西就顺手扔到身后狐狸先生推着的小车里。像设定好的程序一样,小车距离小熊猫先生0.1米,狐狸先生距离小熊猫先生0.3米。在小熊猫先生拿着两条巧克力对比可可含量和热量的时候,狐狸先生就在0.3米外宣传《相对论》。“热量只是相对来说,72%和86%的可可含量代表不了什么,你还不如……”后头的话消失在小熊猫先生的眼刀里。“你还不如多锻炼”这种话,说出来估计也不会听的。狐狸先生一如既往的放弃抵抗。
  在家里。这是狐狸先生最喜欢的地方。
  原本是小熊猫先生的家,自从狐狸先生入住之后,也没有太大改变。除去茶几上的游戏机手柄,冰箱里的可乐和阳台角落里的健身器械。还有就是浴室里小熊猫先生恶趣味配给狐狸先生的粉色毛巾和粉色牙刷。
  在床上。好吧,收回之前的话,狐狸先生最喜欢的是家里的床。
  小熊猫先生会一改往日黏糊糊的嗓音,更多的是用模糊不清的气声喊着狐狸先生的名字。一遍一遍地,直到两个人都汗津津的搂在一起。然后狐狸先生会拉着小熊猫先生去浴室清洗,听小熊猫先生抱怨为什么狐狸先生笑得一脸无辜又无比奸诈。

  时间点回到一开始。三年的时间就在这种清淡中度过了,小熊猫先生在贩卖梦想的道路上止步不前,狐狸先生在实现梦想的道路上举步维艰。可怕的默契让他们都觉得“虽然就这样一辈子也不错,但是总觉得缺少了什么”。于是有了开头的“成人式的分手”。

  五年后。
  “接下来登场的,是我们白组的一匹黑马……ENDLICHERI☆ENDLICHERI!!!”商业街的大屏幕上转播着红白歌会的实况。在新年的夜晚,商业街上人总是很少的。一辆红色法拉利停在红灯前,司机盯着大屏幕上的歌手连眼都不眨。
  “确实做到了啊……贩卖梦想……”司机,也就是狐狸先生喃喃说到。没错,大屏幕里的ENDLICHERI☆ENDLICHERI就是小熊猫先生,已经是最炙手可热的音乐人加爱豆了。做着自己最喜欢的音乐,和年轻人谈论着梦想。
  轰隆!
  电梯猛然间抖动了一下,紧接着顶上的LED灯挣扎着闪了闪就灭掉了。只有紧急呼叫按钮的红灯是电梯轿厢里唯一的光源。哆哆嗦嗦地按下了按钮,过了一会儿,听到了一个低沉的嗓音,
  “您好,我是电梯公司的董事。很抱歉给您带来惊吓和不便。电梯突然停运是因为大厦附近主电路突然损坏,应急供电还没有跟上。我们会马上安排人员去救援,还请您不要惊慌,安静等待我们的工作人员。请问,现在轿厢里有几个人?”
  “一…一个……只有我自己……”
  “冒昧地问一下您的姓名,我们需要登记。”
  “ENDLICHERI☆ENDLICHERI……”
  “…………好的……我们马上就到!”
  随着电梯门被打开,小熊猫先生看见一束光在眼前从一条细线变成了一束,再变成了一片。中间有个人影冲他走过来,紧紧地抱住了他。小熊猫先生闻到了熟悉的让人安心的味道,“狐狸先生啊……我好想你啊……”

  仿佛没有中间5年的间隔,仿佛两人一夜之间就都变成了想要成为的那个自己。
  “狐狸先生,拜拜!晚上早点回来啊,今天吃咖喱?”
  “好的,小熊猫宝宝,拜拜!”
  “不要叫宝宝!!!”
  今天,炸毛的小熊猫依然好可爱……

 
 
本来是个梦的……凌晨三点惊醒之后开始码字。这个速度,还真不知道当年怎么完成作文考试的……逻辑已死,文笔就没出生过……好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