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达摩

《夜光》 第21章 三天三夜 上篇

小熙

《夜光》 21  三天三夜 上篇

 

 

过度劳累不是一件好事,可是我也并不会把这个当作休息的理由,或者倒下的借口。

 

但是,有很多事情似乎也不在我的控制范围之内,时常也让我措手不及,让我短暂失去理智。

 

拥抱堂本刚是其中一件。

 

早上醒来的时候,他就在我身边的被窝里的这件事情,更是如此。

 

他睡的很安稳,也还没有要睁开眼睛的意思。我有点看不清楚他的样子,没有带上眼镜的时候感知不到正确的距离,只是微微的伸出手,就冷不防的用力的戳到了他的脸。

 

我连忙收回了自己鲁莽的手指,在床头柜摸索到了眼镜,跳下了床。

 

还没有逃离这个奇怪的现场,我听到了身后他轻声呼唤我的声音。

 

‘光一。’

 

他说。

 

我定在原地,回头看他的时候,他没有动的趴在原来的位置,长发散落在黑色的床单上面,发着不一样的光泽。

 

‘光一………’

 

他再次叫我。

 

我抓了抓有些发麻的头皮,有些僵硬的转身,看着他直视我的双眼。

 

“我去洗漱一下,然后….上班。”

 

‘恩。’

 

他于是缩了缩身子把自己埋进了被子里。

 

“刚,要是不舒服,不然请个假?”

 

被子里的他没有回音,半响,他才再次露出了头,然而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光一,不要丢下我。’

 

他喃喃的说,尾音带着一点不确定的轻颤。

 

我捏紧着拳头,大脑里已经拒绝了这样的暧昧一万遍,然而无论我多么的决绝果断,在刚的面前,我永远无法正面的说出口。

 

‘我…..’

 

“刚。” 我打断他,打开了浴室的大门,“今天晚上再说?现在….不是一个好的时机呐。”

 

浴室的镜子里反射出他抿起来的嘴唇,那是他不开心时常有的表情。我没有 再看他,关上了浴室的大门,晚上吧,也许到了晚上我又会情不自禁的拥抱他,又或者,即使到了晚上,我也能推开他的话,也许我们就真的彻底的划开了距离。

 

晚上吧。

 

晚上再说。

 

----------

 

 

演唱会的排练很顺利,舞台上的我集中了精神,注视着自己该去站立的位置。一整天紧凑的行程,让我投入在这个第一次SOLO CON的时间非常有限,我尽量不让自己去想其他的事情,埋头配合着周围注视着我的所有人。

 

为了配合我的日程,大哥把刚也接到了我排练的会场,做两人豆芽的录制。

 

我的眼睛不自觉的落在他的身上,他慢慢的从入口向我的舞台走来,带着有些防备的姿态。我本想移开我的眼睛,但是下一秒,我的人就控制不住的冲向了他。

 

因为他正头顶上的那块为了支撑我的飞行而临时加上的滑轮就在他走到正下方的时候猛的松动了一下。

 

“刚!!!!”

 

我的声音还没有完全传递到他那边,我的人已经抱着他倒在了阶梯上。

 

我最后的记忆, 除了那块滑轮砸到我的瞬间的压迫感和疼痛,剩下的,就只有刚那撕心裂肺的呼喊。

 

‘光一!!!!!!!!!!!!!!啊啊啊啊啊啊!!!’

 

呐,刚,别哭啊。到了晚上,我还是一样要拥抱你的呀。

 

想说话,想和他说话。

 

只是手和脚都有些沉重,几乎感觉不到了能够活动的神经。

 

想要抬起手给他擦擦眼泪,我却只能无能为力的眼前慢慢便成血红一片,渐渐的看不到了他的样子,最后,我只能抓紧了他的手,倒在了他的怀里。

 

--------

 

‘光一,光一,光一…..’ 温柔的手掌抚摸着我的脸颊,然后是我的眉眼,嘴唇,再然后,温暖的双手抓紧了我的手,在我耳边轻轻的呼喊着我的名字。

 

我刚刚要回握他的手,他却放开了我,一个人在旁边哭了起来,

 

这把声音,我一听就知道是谁,怎么又在哭,和小时候一个样。

 

“刚。”

 

我看着趴在我床边的他,一个人哭得开始抽了,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伤心,头发已经Set的好好的,什么时候接了那么长的黑发,都散开在我的床上,黑亮亮的一片。

 

真好看。

 

“捏!刚!”

 

他好像听见了我的声音,哭声顿时僵住,他募的抬起头,双眼还一样挂着泪水,不敢置信的看着我。

 

我抬头看了看自己的处境,白色的屋顶,床垫和手上插着的点滴,嘛,原来我是在医院。

 

又来了。

 

我又是在那个片场晕倒了被送进了医院么,我还这么年轻,怎么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

 

不过一般随便插个点滴就了事的,这次居然还大费周章的送来医院,可能的确晕得不轻。

 

刚还没来得及擦擦脸,就猛得站了起来,冲出了病房的门。

 

我看着他有点反常的紧张,想要叫回他的手收了回来,轻车熟路的拿过头上的呼叫器,按响了护士站的铃声。 

 

医生护士们全副武装的冲进来的时候我着实吓了一跳,眼前顿时一片黑暗,我被放倒在了床上。

 

身子上很快被贴上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开始有些紧张,想要睁开双眼看看四周,却被眼前的眼罩挡住了视线。

 

医生小心的揭开我头上的绷带,我这时才意识到头上的伤口还新鲜的冒着血气。

 

有些晚到的钝痛汹涌而来,我闭上眼用力的呼吸着,双手捏紧了床沿,等待着疼痛的退潮。

 

刚还在外面等我,我不能出声。

 

帘子打开,再见到刚的时候,他已经平静了下来,坐在病房的椅子上绞着双手等着我出现。

 

我的背后早已因为疼痛汗湿了一整片,看到他的时候,视线恍惚了一阵,才彻底的聚焦。

 

“Yo!”

 

我说。

 

他睁大了眼睛看着我。

 

刚和平时有些不一样,有点过于成熟的样子。

 

他披着长长的头发,脸颊浮肿得很厉害。

 

不,也许是全身都浮肿得很厉害。

 

他眉宇间带着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忧郁,看着我的眼睛里掩藏了太多的情绪,让我一时间似懂非懂。

 

‘光一?没事了么?’

 

他伸手过来捏了捏我的肩膀,我惊讶的发现,他的手指上居然涂满了五颜六色的色彩。他更靠近了以后,我才看清,他的脸上哪里还有青春痘的影子,光滑的脸庞带着些许的坑坑洞洞直白的向我表达着,他已经长大的这个事实。

 

有一瞬间,我怀疑自己是不是躺了好几年,不然怎么会只是睁开了双眼,就看到了和记忆力完全不相同的,世界的样子。

 

“没事了。田中桑呢?他肯定担心了。”

 

刚检查我身体的手指顿时僵在了我肩膀上,他看着我的眼睛先是充满了迷惑,很快的,变成了恐惧,再然后,他拔腿冲出了病房,再次呼喊医生的名字。

 

-------

 

‘光一,你觉得你现在是几岁?’

 

当所有人看着我的脸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觉得所有人都疯了。

 

但是当整个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在笑着指着每个人说开什么玩笑呀,的时候,我才真正的意识到,我在现实里的错乱才是事实。

 

我看着镜子里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脸,严肃的线条,稍显得突出的骨骼,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薄情的嘴唇,那个人,是我,又好像不是记忆中的我。

 

“我这么说可能有点不好意思,但是我觉得我,19岁。”

 

然后我听到了一片晕倒的声音和刚捂住双唇的倒抽气声。

 

2004年的春天,我经历了我这辈子最不可思议的事情,我堂本光一,被砸中了脑袋,失去了过去五年的所有的记忆。

 

刚在车里一直不做声的坐在我的身边,我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一直紧紧的拉着我的手,手心都是汗,他死死的盯着挡风玻璃,我不太敢和他说话,因为我总觉得他一开口,就是要哭出来的样子。

 

我的头上绑着黑色的绷带,打了止疼针,然后带着一层薄薄的假发,曾经一直开着玩笑的假发梗,今天终于有了一点真实性。

 

上通告的时候我似乎有着肌肉记忆,有很多东西脱口而出根本没有经过大脑,完美的融合在周遭的环境里,有点难以置信,但我仅仅只是靠着直觉,就顺利完成了一整天的活动。

 

通告全部结束的时候,已经到了深夜,我早已经口干舌燥头昏眼花。

 

刚却还是仔细的在和PD对应着细节的东西。

 

刚变了。

 

他变得太过于稳重和沉静,他不再会随着别人的情绪而波动,那些总会被轻易撩拨的伤心,感动,失望,害怕,他都好好的藏在了背后。

 

我看着他得心应手的应付着所有的对话,不着痕迹的护卫着我,时常看着看着就已然入神。

 

这样心跳不由着我的控制而疯狂加速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我收回几乎已经固定的眼神,然而几乎是在同样的一瞬间,他就再次来到我的身边,进入我的安全范围。

 

他只是走到我的身边,抚摸一下我的背颈,我就立刻忘记了疼痛,周身都会温热起来。他只是看着我笑一笑,我好像就立刻可以战胜疲惫和惊惶,平静的接收着连轴转的日程,摆出最灿烂的笑脸。

 

‘光一?大丈夫?’

 

“恩……”

 

然后他转身就要离开,我抓住了他的胳膊。

 

他回头看着我,眼里有点担忧的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哪里疼。

 

我僵硬的拉开他太过于靠近的距离。 

 

“刚,今天晚上去你家可以么?我……想问问你关于工作上的事情。”

 

他看着我,愣了一下,但很快收回双手,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好。’

 

-------------

 

他说要自己开车回家的时候,我再次觉得时间真的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它能改变一个人的样子,在我的记忆里的刚,从来都没有开车的样子,只有坐在副驾驶睡着的回忆。

 

“刚,我们是去你家?”

 

‘对。’

 

我看了看窗外。

 

“这路线不对啊…..”

 

他侧头看了我一眼,于是我闭上了嘴巴,直到车子平稳的停在了青山Hills的停车场。

 

豪宅!!

 

当我意识到的时候,我早已拿着香烟,把脚翘在刚那造型诡异的茶几上,一手捏着电视的遥控器一手拿着啤酒安逸的靠在沙发上。

 

他饶有兴趣的拿着洗手巾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看着我放肆自然的样子。

 

‘失忆了,恩?’

 

“狗咩!!!”

 

我收回了放在茶几上的脚,示意他坐过来。他看了看我,慢慢的走了过来,坐在我的身边非常靠近的地方。

 

‘光一!’

 

刚的叫声把我呼唤到了现实,我小心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他身体的气息渐渐的传了过来,一时间沙发变得异常温热柔软,头脑里闪过一些抽象的片断,在沙发上我拥抱着,紧贴着炙热的皮肤和躯体的记忆。

 

就是在这张沙发上,熟悉的味道,触感,甚至熟悉的声音,时间和地点。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是堂本刚。

 

‘怎么了?’

 

他抬起手抚摸了一下我受伤的头顶。

 

我下意识的想要避开,想张嘴说点什么。

 

还没咽下的啤酒全数喷在他的身上,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身上的衣服全部被我弄湿,一片狼藉。

 

‘堂本光一!’

 

“狗咩!!!!!”

 

不可能的。

 

他看着我的那一瞬间,眼角带着笑意,靠近的距离让我看清他眼睛里反射出的我自己,他泛着水光的双眼漂亮的不可思议,我像是已经太久太久没有见到这样漂亮的东西,被吸引得无法自拔。我几乎就要伸出的右手,捧住他的脸颊…….然后呢?然后我要干些什么?

 

我的老天啊。

 

我看着他快速跑到厕所的样子,死劲的揉了揉肿胀的太阳穴。

 

堂本光一,你要保持冷静,事情不是这样的,一定不是你想像中的那个样子。

 

 

“我是有女朋友的吧? ”

 

 

我看着刚擦着地上被我洒出的啤酒的痕迹,装作不经意的问他。

 

 

他没有马上回答我,过了许久,才漫不经心的说,他也不知道。

 

 

‘你和那些C Cup, E Cup的事情,我哪里会都知道?’

 

 

我的心脏几乎停跳了一拍 。

 

 

不是这样的。

 

 

他开口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事情比我想像中的,可能,还要糟糕。

 

 

我没有什么女朋友,我从来没有这么确定过, 脑子里这么想了,我也就轻描淡写的装作平静的说了出来。

 

刚的手停顿了一下,然后偷偷的拉出了一个忍不住的笑脸,嘴咧得我从身后都能感觉到温暖的光芒。

 

‘你也不知道啊,说不定这么多年,有很多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改变了,也许是会让你吃惊的事情。’

 

他说。

 

“就算那样,我也会去面对的。”

 

拖把和地板轻轻的摩擦着,带着一点似有似无的啤酒香味。

 

刚没有再接话,默默的收拾着我弄出来的狼藉,然后我站在他的身后,试着去整理那逐渐明显的刺痛和冲动。

 

----

 

工作上面的事情,我和他一直很有默契,我想有很多事情是在潜意识里造就形成的习惯和记忆 ,就像是电池储存着能量,然后在最恰当的时机,一起释放出来。

 

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我确实是无法记起来这几年的空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看着刚毫无表情的跟我说着Solo的时候,我的脸部还是不能控制的抽搐了起来。

 

‘所以你现在最紧急的事情,就是把时间空出来把Solo con排练好。’

 

“恩”

 

我试着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和而正常。

 

然后果然还是崩溃的抓住他的肩膀。

 

“我是不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所以要解散了?为什么连专辑都没出就要开Solo Con?”

                                                                                           

他抬头看了看我,嘴角紧绷着,我觉得那是一个想要笑出来却使劲憋住的表情,然后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摇了摇头。

 

‘并没有,这只是时代决定的。’

 

“时代?”

 

‘恩,我们家的光一,变得更加的强大了呀。’

 

他的眼睛闪烁着光芒,手心传来温热的力量,我的头突突突的传来钝痛,眼前的景色晃动着,几乎让我分不清现实和虚幻。

 

一些片断反复的考验着我的记忆,每次当我想要抓住的时候,就偷偷失去了踪迹。疼痛开始加巨,刚的家里,那适当而温柔的灯光变得刺眼,他靠近我的呼吸似乎飘着香甜的气息。

 

就连他看着我的眼神,也变成了另外的模样,暧昧又充满着诱惑,直直看进我的心底。

 

我伸手抓住他的手臂,猛的把他拥抱在我的怀里。 

 

他乖乖的靠了过来,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应,只是把头更深的埋在了我的肩颈。

 

体温在那一瞬间升高,我似乎一直在期待着这个拥抱,简单又快速的找到了那最契合的角度,有些湿热的呼吸在我的耳边似有似无的挑拨着我的神经。我把他抱得更紧,他成熟的这个身体,不再柔软的肌肉和我的摩擦在一起,一点也不性感的东西,却让我觉得整个人蒸腾般的加速着心跳。

 

动了歹意,却又非常合时宜的,开始头疼,头疼欲裂的越来越难以呼吸。

 

缓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卧室的大床上,被子里都是刚的味道,他的身体上残留下来的痕迹,我看了看四周,他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穿着短裤,拿着水杯,看着手机的信息。

 

我坐起来的时候他的眼神很快落到我的身上,啪的关上了手机来到了我的身旁。

 

‘今天就这样睡吧,我也好照看着你。’

 

他掀开被子,睡到了我的身边,伸手去关了灯。

 

我僵硬的躺在他的被子里,有些尴尬的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因为,我的全身都开始疼痛起来,从一个点,到一个面,然后变成了一个完整的概念。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对于他的认识还停留在过去,可是我的身体,却已经超越了这个模糊的回忆,带着欲望,停留在了这个现在。

 

背后传来被子摩擦的声音,我几乎能够感觉到他向我转过来的身体,我更加紧张的绷住了神经。

 

他的手指轻轻刮过我的后背,然后停在我的皮肤上。

 

湿热的掌心试探的流连在我的后背,似乎想要探索我的心跳,又或是给我一个信号。我想,如果他能感觉到我的温度,我心跳的速度,是不是就能明白,我对他贴近的,最原始的渴望还有那即使失去了一切记忆却仍然炙热的感情。

 

我睁开了双眼,看着前方的黑暗,我告诉自己,如果他再靠近一点点,我就转身去拥抱他。

 

然而,他并没有继续,收回了双手,转过了身去。

 

----夜光,21章--- 三天三夜,上,完


评论

热度(91)

  1. 蛋达摩小熙 转载了此文字
    小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