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达摩

【KKL】病态

✨清水鱼汤

点梗 @堂本蓝  按照顺序写点文

兼容人间失格,堂本光一与影山留加灵魂互换。

--(前章)----------

堂本光一有毒。

堂本刚用尽了前半生,了解了这一事实。

他的相方,用毕生温柔,制成了一个华丽温暖的牢笼,而他在这个牢笼里,用病态的爱酿成了甜蜜毒药。

他沉浸在这种毒瘾中,饮鸩止渴,控制不住的走向那该死的心意,掉入那不见底的深渊。偏执又渴望的如同掉落悬崖的旅人,艰难的抓住悬崖上生长的春树垂下的藤,偏执的不管不顾不想,这条春藤是否会扼杀那颗生长的树木。

最后在牢笼中圈禁了自我,套上了完美的假面,任由心里的藤蔓蚕食着血肉,缠绕着病态的自己,变成了身体内的一条条经络。压制着不知何时会突破皮肤,任由血液流失。

 

影山留加病了。

中了一种叫做大场诚的毒。

大场诚满足了他对光的一切需求,温暖而又真实,但是光驱除自己的黑暗,同时也照亮着自己的污浊。黑暗如何和光明共存,两个本来就是对立至死的事物。影山留加仿佛是孤夜中的狼,艰难在荒野中行走,抬头看着遥远的明月,却是用尽了一切方法,都无法抓住那一抹温柔的皎皎月光。

他知道如果自己变好了,那一抹光便会存在于自己身边。从此之后,自己不会四处流离、不会无枝可依。

但是他好不了,他的身体里中了毒,心里生了魔,病态的需求更多更多。

他渴望大场诚,渴望到想把大场诚的血肉都塞进自己的腹中,想要把光抹杀在自己的怀里,才能被自己独享。

  

他们生病了,心底的欲望滋养出病态的爱,他们在暗夜里哭泣,嘶吼,无法自拔,无人可诉,无人可依、无人可爱,最后只能选择杀了自己或是杀了所爱的人。

 --(正篇)---------

 影山留加醒了。

醒来时,发现一切都不对劲。

他所在的地方不再是自己窄小的房间,而是一个宽大黑白色调的卧室,而他正躺在这张大床中。刚起身,低头发现自己浑身赤·裸,一只吉娃娃在床上一跃进了自己的怀里,伸着舌头殷勤的舔着自己的脸。

影山留加最是讨厌这种亲密,拎着吉娃娃的后颈,毫不留情的把它扔到了床尾。

“汪汪~”吉娃娃眨着水润润的眼睛,委屈的叫了几声,摇着尾巴不敢动弹。

影山留加随手拿起衣服套了起来,心里虽然冒出了惶恐的想法,但是紧咬着唇,强迫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快走进了洗浴间,看到镜子里的人,颤抖着手如同个疯子一样不断的擦拭着镜子。

镜子里的人,有着和自己相似的模样,只是年纪大了许多。他慌忙的动着表情、动着动作,镜子里的人跟他一样的动着。

他看错了?绝对是一场梦!

影山留加跌跌撞撞的跑出洗浴间,张皇失措的翻起整个卧室。柜子里叠着整齐的昂贵衣服,桌上摆着他根本不知道如何操作的电器,主机有些相似于电脑,可是跟他印象中的电脑却是大相径庭,书柜里放着分门别类的文件,可是却都是他看不懂的合同书和车类说明书。

当他推开了落地窗,俯览起了整个城市,发现真的一切都变了。

他身后的房间,已经变得凌乱不堪,翻找出来的东西随意的扔在地上,积攒成堆的衣服旁胡乱的摆着翻开的书籍、册子、日记····

这不是他所在的城市,而他也不是这个人。

他是影山留加,不是一个叫做堂本光一的人。

还是,他是堂本光一,不是影山留加。

不!他是影山留加,他没有任何关于堂本光一的记忆。

影山留加捂住头蹲在地上,陷入迷茫慌乱中。

他明明记得昨天他知道小诚偷拍自己母亲的照片,他心里的光芒原来根本不是想象中的纯净,再洁白的雪花其实有藏于下的污泥。他心里带着愤怒、失望、不安、痛苦,曾经对小诚的爱在黑暗中变成了恨和对自己的厌恶,他容不得一点的背叛,病态的要求所有的完美。于是气愤的跑回家,很晚才沉沉睡去。

可是醒来后,一切都变了。

他的小诚、他的相貌、他的年纪、他的所属物、他的城市····

叮铃铃,有电话响起的声音。

影山留加从床头找到了手机,捣鼓了一会才弄亮了屏幕,不过还是不小心挂掉了电话,幸好的是对方又打来了一次电话。

“喂,光一桑,我在楼下等你了。”

影山留加吞了口水,维持住镇定,回应了对方简短的嗯,便挂掉了电话。

他绝对不能让人知道他不是堂本光一,因为他就在堂本光一的身体里,若是被人看出不对劲,很可能就会被送进精神病院或者其他什么地方。

匆忙的拿起外套,伸手掏着口袋,里面放着房间的钥匙、还有张便利签,上面写着最近的日程表。

影山留加从翻找出的东西,知道这位堂本光一是个明星,而他只是个学生,如果让他去参演任何节目,肯定会立马暴露。

所以他必须找到那个人,那个唯一能相信这件事的人。

当进入了已经站了好几人的电梯,再次的稳住了心神,拉了拉帽子,力图不让自己露出慌乱或是迷惑的神色。

楼下的那个人似乎很了解自己,看到了他一出大门,就摇下车窗朝着自己挥手。影山留加拉开车门坐上去,低沉的开口:“去找堂本刚。”

“嗯?”经纪人疑惑的看着堂本光一,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光一桑这样喊刚桑。

“我有急事。”影山留加又加了一句。

经纪人笑了,踩着油门,动着方向盘,调侃:“光一桑不是跟刚桑一起拍摄吗?等下就在乐屋见了啊。”

影山留加愣了愣,深呼了一口气,没有再开口,而开车的人仿佛是习惯了堂本光一的寡言和奇怪,并没有再问起来。

当他推开了乐屋的门,里面坐着三三两两的人。而他一眼便看到了堂本刚,因为他早就在相册里看到堂本刚的相貌,一个长得跟小诚十分相似的人。他在车上这段时间,静静的想了许久,或许他来到的不是未来,而是平行空间。

在这个平行空间里,有一个长得像他的堂本光一,有一个长得像小诚的堂本刚,而这两个人是好朋友,非常好、非常好的朋友。

“我有事跟你说。”影山留加快步走近,拉住堂本刚的手腕,眼瞳直勾勾的盯着和小诚相似的脸。

堂本刚奇怪的看着堂本光一,在对视三秒后,堂本刚开口对着其他人说:“你们先出去,把门带上。”

除了两人外,其他人都离开了。堂本刚开口:“你是谁?”

影山留加挑眉,他一路上过来,每个人都把他认成了堂本光一,而堂本刚在三秒后就知道他不是。怪不得堂本光一写,如果世界上所有人都不理解他,只有堂本刚会做最后那个了解自己的人,所以他才会来找这个人。

“我叫影山留加。”影山留加明显发觉自己说完后,堂本刚的脸色变得十分奇异,甚至的后退几步,好好打量了自己。

“影山留加?”堂本刚停顿了半天才愣愣的重复,在他感觉面前这个人不是光一后,凭着相似甚至说是相同的相貌,已经脑内风暴了好几种可能:光一有双胞胎兄弟,克隆人,整容?

最后发现整容是最佳的可能。

但面前这个人居然说自己是影山留加?他们小时候拍过的电视剧人物。也太荒唐了,怎么可能呢。

“光一呢?”堂本刚已经是要摆出攻击的姿势,只要面前这个人一说出光一的下落,他就会立马踢向这人的裆部,然后喊保安过来。

影山留加如同个小兽般本能感觉到危险,也后退几步,力图把事情解释清楚:“我就是堂本光一,不是。应该说,我今早醒来,发现我变成了堂本光一,而这个世界根本不是我所在的地方。”

堂本刚已经是掏出了手机说:“你是影山留加,也太荒唐了,这是我和光一小时候拍摄的电视剧而已,如果你不说出光一的下落,我会立马报警。”

两个人对峙了半个小时,影山留加甚至是把堂本光一的房间都描述了清楚,堂本刚即便是觉得太荒谬,也不得不相信。

“我是电视剧里的人物?”影山留加也同样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尤其是他看到堂本刚在手机里搜出一部叫做《人间失格》电视剧,电视剧的封面就是他和小诚两个人。

堂本刚在房间那头打电话,现在事情变得如此荒谬,而他只能通知事务所,堂本光一过敏临时要住院,所有今天的节目暂停拍摄。

“我先跟你回家。”堂本刚拎起大衣,招呼着光一,不,影山留加回光一的家。

堂本刚在外找着他们熟知的经纪人,让两个经纪人分头送他们俩去六本木。等到了六本木的家,堂本刚看着委屈蹭着自己脚踝的pan酱,还有一屋凌乱的东西,饱含杀气的看了眼影山留加。

影山留加还只是个15岁的孩子,面对着年长的大人,难免还是结巴的解释:“我今早太过于慌张,所以想要找一些东西证明现在的身份。”

“算了,先不管这个了。”堂本刚嘴上说不管,手上还是熟练的给pan酱喂了食,然后随手把沙发整理好。又从书架上找出个碟片来,放进放映机。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影山留加看到墙上缓慢的下来的大屏幕电视机被吓了一跳。

堂本刚按着遥控器说:“我们先看看《人间失格》,你想想昨天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

等看到了剧情的开端,影山留加才是真正的相信了,他是电视剧里的虚拟人物,不是真实的,之前年岁过的时间,原来都是别人笔下拟出的东西。

那么他的爱,他的恨,真实吗?明明都是别人构演出的角色。仿佛自己之前纠结的、痛苦的、不安的、只是一场笑话。

影山留加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抱着头闷哼出声。

堂本刚看到这样的影山留加,想起堂本光一的身体里,其实只是个15岁迷茫的小孩,伸手拍了拍他的背,温柔的安慰:“在你的世界里,你是真实的,所发生的感情也是真实的。电视剧即使拍出了剧情,也不可能把你真实所过的每一天都拍出来。也许这是平行世界,而巧的是我和光一在这个世界,曾经扮演过你的角色。”

影山留加慢慢的抬起头,继续看着电视剧,脸色连一丝血色都不见了,呼吸声也轻微的快要消失,瞬间抱着膝盖让自己的脸躲在里面,闷闷的呜咽哭声,不敢弄得太大声。

堂本刚眉头微皱,看向电视,现在放的画面是自己掉落···不,是小诚掉落天台的那幕。心头不由的纠紧,既然影山留加真实的存在,那么小诚也是真实存在,未来的小诚会是这样的结局,而不是他在喊一声咔后,笑的站起来抹着脸上的假血浆。

影山留加哭完才看向堂本刚问:“我最后会害死小诚?”说到最后近乎于破碎的话语,实质上他想让堂本刚给予自己一个否认。

堂本刚明白,垂着眼沉思了许久后问:“你欺负过小诚?”

影山留加沙哑的开口:“我昨天看到了照片,误会了小诚。”说到这里,眼泪又止不住的往下滴。他心里很明白一件事,这部剧没有扭曲任何未来的发展,他的爱就像枷锁一样,带着黑暗扭曲病态,他会误会小诚,会害死小诚,然后等小诚死了,才会发现自己爱他,可是却来不及了。

堂本刚也没说话,同样明白了这件事。

静默了很久,直到这部剧放到了父亲复仇的片段,堂本刚才深吸了口气,继续分析说:“如果你进入了光一的身体,说不定光一也进入了你的身体。按照他天下无敌的性格,又知道剧情的发展,肯定不会欺负小诚,也不会让其他人欺负小诚。而且你和光一灵魂变了,说不定就是为了改变小诚的命运,只要小诚的命运改了,你们就能回到自己的世界。所以小诚就不用死。”

影山留加再次看着电视屏幕,那里面的自己疯了,天天只知道念叨小诚的名字。

如果小诚真的被自己逼死了,那么自己的未来会是这个样子的。

他早就为了小诚疯魔。

影山留加一个人蜷缩在沙发上,紧紧的抱住自己闷闷开口说:“我想一个人静静。”

“好。”堂本刚站起身,抱起了pan酱出去。

门被轻轻的关上,偌大的房间里,只有影山留加一个人,电视上不断轮回放映着画面。他从一开始断断续续的不忍看,到最后面无表情的一遍又一遍的轮回。

蔷薇花开的那么灿烂,小诚倒在花丛里,眼神里透露着求救的信号,而自己却离开了。如果他一开始朝着小诚伸出手来,多些信任,少一些猜疑和妒忌,那么结局会不会好一点。现在他离开了那个世界,一种可能那个世界停止了运转,另一种堂本光一进入了自己的身体,无论是哪种,小诚的未来都是可以挽回的。

影山留加推开了门,看到堂本刚其实一直在站在门外,怀里抱着已经睡着的pan酱。

“我们要找办法回去。”

影山留加看到堂本刚对着自己浅浅笑了。

他突然就明白,为什么是堂本刚扮演小诚了,两个人真的在某方面很相似,带着纯净的温柔和守护。

影山留加回头看了眼电视上小诚的笑脸,说:“我要找方法回去,我要救他。我喜欢他,很爱他。因为我的爱是不能说出口,所以我一个人在这种感情里煎熬扭曲,结果因为相信了显而易见的谎言而杀了他。”

“我是个变态对吧。”影山留加又看向堂本刚,嘴角露出自嘲的笑容。

堂本刚挑眉,点点头赞同:“你的确是个变态。”

 

堂本刚帮着影山留加熟悉着房间内所有电器的操作,然后做了好几份菜放进了冰箱里,才是不放心的抱着pan酱离开。

他在圈内认识着不少人,手上自然也有一些灵媒或是通灵者之类的资源。堂本光一与影山留加灵魂互换的事,不能被任何人知晓,所以他只能暗地里旁敲侧击的问,而他也在祈祷着第二天堂本光一就能回来。

第二天,堂本刚早早的就打着电话,可是结果却是让人十分失望。

“我把节目拍摄推到下午,你在家里等我过来。”堂本刚挂掉了电话,大脑思维飞速的旋转,又打给了堂本兄弟staff的电话,让他们更加完善节目流程,把光一新的流程电子版发给他。

等他到了光一家,看到影山留加还是坐在沙发上,双手搭在膝盖上,看着不知循环了多少遍的《人间失格》。周身是容不下其他人的寂寞和荒芜,事实和现实把这个15岁的少年压入了困境。

堂本刚把手机上的流程递给影山留加看,说:“我现在在找一些灵媒之类的人,还需要一段时间,你现在变成光一,节目不能拖,否则会让人发觉不对劲。所幸现在没有音乐节目,而堂本兄弟我可以一个人唱,这里是节目流程还有人物介绍,你背清楚。”说完又看向手腕的表说:“我们还有4个小时的练习时间。”

影山留加也知道这件事的严重,他不是为了堂本刚、也不会为了堂本光一,而是为了自己能够早日回去拯救小诚,所以费着十二分心力去熟知里面的每字每句。

拍摄节目时,会有些让人想不到的意外,所幸堂本刚把影山留加接不了的话题都挽了回来,而且更加的添着笑点。

影山留加只需要保持着unko这一持久的话题,还有附和堂本刚的跑火车。

总归来说,有惊无险。

节目拍摄完,影山留加学着低沉着脸,匆匆的赶回了乐屋。堂本刚在外面跟嘉宾告别,还有谢着节目拍摄人员,约着哪一天有空一起出去吃饭。

等着交际完,才是揉着发痛的额头回了乐屋,看到影山留加,又开始强装起镇定,勾起熟练的笑容,让经纪人送着影山留加回家。

一连好几天,事情并没有好转,堂本刚找了不少灵媒,再询问好几次后,只能在人物纸上划着X,这些都只是骗子,对灵魂转化之类只会说些泛泛之词。

这次下了节目,堂本刚看着神色也焦急起来的影山留加,端起桌上的冰水一饮而尽,以让自己继续保持着镇定冷静。

可是心底冒出的焦急却是压制不了,他不是担心节目,也不是担心前程,而是担心光一回不来。他无法想象自己的身边没有堂本光一,所以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也不能让光一消失。

堂本刚放下杯子,定定说:“我跟事务所请了假,我们今天去中国。”

“中国?”

“嗯,那里有不少神秘传说,说不定能找到方法。”

堂本刚带着影山留加辗转了许多地方,只要跟灵魂转世牵扯的寺庙、洞穴、古迹,都被探访了一遍,可是结果依然是毫无用处。

平行空间这种高深的话题,就连是最顶尖的科学家都无法解释,只能用命这种虚幻的字来解释。

两人坐在回日本的飞机上,堂本刚翻着手机日历说:“已经是半个月了,我只知道小诚是夏天死的,具体时间在电视上却是没说。”他没说完,影山留加已经明白了过来。他们现在没有办法,小诚的命运扭转成为他们最后的希望,而他们却无能为力,只能等待。

 

 

下了飞机,堂本刚带着影山留加回了奈良。按照现在的情况,并不好拍摄任何节目,堂本刚索性带着影山留加回奈良,正好避开那些人际交往。

新干线外的风景飞快的掠过,影山留加坐在堂本刚旁边,手上拿着一本书,白色的书壳,上面印着《人间失格》,是这个世界里一位文豪所写的书。“生而为人,我很抱歉。”影山留加的手指摩挲着这一行字,念出声。

“刚桑。”

“嗯?”堂本刚手里同样拿着一本书,书页上面是简短的诗句,白纸墨字印的清晰。

“这次如果我能回去,我什么都不想了、不要了,只期盼他能活着,跟他道一句对不起。就算是不能回去,我也只希望能知道小诚还好好的活着。”影山留加说到这里,眼睛酸涩的蒙上雾气,眼睑处已经聚合起小小的水珠,生而为人,他真的很抱歉,很抱歉对小诚做出那些事。

“以前我想要把小诚紧紧抓在手心,因为他是我唯一的光。现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我才终于明白了一件事,原来爱是给予所爱的人自由和希望。”

堂本刚翻阅书籍的动作停了,看着上面印着的一行诗句,耳朵里听着留加的话。手慢慢的握成了拳头,指甲掐紧手心,印出白色的指甲印,低垂着眉眼,什么话都没说。

影山留加擦了擦眼睛开口又问:“如果你沉溺于这种无法诉说的爱,你会怎么样?”

堂本刚看着堂本光一的身体里有着影山留加的灵魂,这个灵魂不属于这个世界,不属于这个时空,现在成为唯一能让他承认出口的人。

“我啊。”堂本刚淡淡的开口,眼神飘忽似有回忆些什么:“我很爱他,所以会杀了我自己。”

这个结果让影山留加微微的诧异,露出自嘲的笑容来说:“你真是个好人。”

“我不是好人的。”

堂本刚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随着年纪的增长,堂本刚越发的让人看不出神色变化,嘴上能够笑嘻嘻的跑着完美的火车,眼睛里也能带着艺能所需要的色彩,可是整个人透露的气质却是越加的神秘莫测,仿佛是一个人造就了属于自己的世界,他不出去,别人进不来。

“为什么?”影山留加不解。

“因为我跟你一样,心里生病了,入魔了。太喜欢了,却不能喜欢,所以扼杀了本性的自我,让自己痛苦的却也狠狠的圈住了对方。我知道他舍不得我痛苦,所以即便不爱我,也会耗尽一生陪伴我。我利用我的寂寞、孤独、偏激、人间不信,换取对方的倾注一生的温柔和守护。”堂本刚说到这里,松开了手,看着掌心的指甲印说:“所以啊,我不是什么好人。”

语气没有之前的淡然,透露着绝望和凄凉。“记得以前我说过,如果他结婚了,那么我就放心了,也会结婚。而他很明白,我不能一个人存活,所以牵绊着他离开不了。而我跟他之间,存在的一切,我心里想的一切,本来就是错的,大错特错。原先我死死的捉住,让他孑然一身,不断的用外界的原因麻痹着自己,现在他不在了,我才明白要放手这件事。”

说完后,看着窗外快速掠过的风景,从东京的繁华逐渐转为奈良的清幽,再次开口:“这次我后悔了,想当个好人,本来不是自己的,病态的爱,就不应该存在。”

书放回了桌上,书页停在了堂本刚看到的那一页,上面写着这样一句英文【Let my love,like sunlight,surround you and yet give you illumined freedom.】

让我的爱像阳光一样包围着你,并给你光辉灿烂的自由.

 

 

 

他们晚上才到了奈良,堂本刚并没有带影山留加回家,而是带他住进了寺庙,或许是想存最后的一抹希望,可是寺庙里的主持对于灵魂互换也只是持有自我见解。

季夏之月,腐草为萤,两人坐在庭院前,月色很好的照亮着庭院前的花草。

驱除了这段日子的奔波劳累,两人第一次身体轻松的看着月色。

影山留加看着堂本刚的侧脸,想着堂本刚在车上的那段话,没有带任何疑问的语气说:“刚桑,你喜欢的是光一桑。”

堂本刚点头,他第一次承认这件事,而且还是当着堂本光一的脸。“是啊,我爱他,可同样圈禁了他的自由,就像你死死抓住小诚一样。”

影山留加摇摇头说:“你跟我不同,你相信光一桑,而光一桑对你也是不同,要不然他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对你倾注一生温柔呢。你们真的应当在一起,要不然太伤天害理了。”

堂本刚不明所以影山留加为何这样说。

“你知道吗?那天我刚出现在光一桑的家,害怕的不知所措,所以翻了所有的东西,包括堂本光一的日记。他在日记里说,他爱你,却不敢说,害怕你离开,害怕你受伤。”

堂本刚第一次听到这种话,整个人还处于行走在云端,飘飘忽忽。

“其实相爱没有对错,只有值不值得。而我对小诚的爱,才分对错。我才是病态不该存在的爱,如果能回去,我要做个好人。”影山留加站起身,推开了木门,却踏开一步后回头问:“刚桑,当时你是怎么认出我不是光一桑的。”

堂本刚笑了,回答:“因为他跟我对视三秒就会笑。”

人啊,往往看不清自己的事,却能清楚的旁观。但如果把自我的一条线捋清了,其他线都会规划整齐。

 

第二天,堂本刚去喊影山留加,敲着门进来后,看着睁开眼的影山留加。

三秒后,影山留加笑了移开了眼神。

堂本刚张张嘴,发不出任何声音,眼泪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

“我有话跟你说。”两个人异口同声。

“你先说。”同样又异口同声。

堂本刚扑哧一声,眼泪还没停,坐在床旁,含泪带笑说:“我们一起说。”

“我爱你。”

堂本光一和堂本刚同时冒出这个藏了许久的秘密。

堂本刚伸手紧紧的抱住了堂本光一,眼泪沾湿了肩头的衣服。

他的爱啊,不再紧绷在身体里,化作绞死自己的藤蔓,从此在身体里生长出来,沐浴着灿烂的阳光。从今往后,千娇百媚、春风十里,都比不上堂本光一对他说一句,我爱你。

愿我的爱从此像阳光一样包围着你,同时给予你光辉灿烂的自由,也给予我们自己光辉灿烂的自由。

---------------------------

堂本光一等之后跟了堂本刚说了他的故事,他的确变成了影山留加,刚开始以为自己是做梦,还从楼上跳下来确认,结果住了好几天的院,幸好是留加的房间不是高层。

这样的糗事,被堂本刚念叨了好几天,让堂本光一后悔跟他说了这么一段。

之后,他进入了修和学院,看到大场诚,他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初吻对象受人欺负,他在艺能界混了这么多年,手段不是好惹的,把那群人都教训了一遍,还把小诚收为自己的小弟,带着他锻炼身体,学习武术,就是让小诚能够独当一面。

他以为把小诚的命运扭转了,他就能回来,可是直到小诚转学离开了这个肮脏的学院,他还是影山留加。

曾经一度以为自己不会回来了,也想着堂本刚一个人该怎么办,更加后悔一件事。

他遇见了永不褪色的恋爱,悄然的浮现在岁月纸页之上,写着除了你谁也不爱。却犹豫了半生,没有跟堂本刚说过,他爱他这件事。

幸好,在小诚莫名其妙转学回来的时候,他回来了。

堂本刚看着桌上的《人间失格》带子笑了,小诚应该也舍不得留加吧,毕竟那是第一个对他伸出手的人,而回去的留加不会再伤害小诚了。

没有错过、没有遗憾、没有误会。一切尽如人愿,真好。

 

 

评论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