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达摩

【KK】人间椅子

奈良扛把子の专用火车

*避雷 所有人都是变态 短 不傻不白但甜(?
0

堂本光一有个秘密,这个秘密只有他最好的朋友长濑智也知道。

所以在被邀请去喝咖啡的时候,他知道或许自己的机会来了。

然后他见到了堂本刚。

 

 

1

“你说这位堂本先生能给我灵感?”

圆眼睛的男孩喝着自己的焦糖拿铁撅着嘴像是撒娇一般冲着坐在身边的男人问道,但是显然他并不真正需要回答,放下咖啡杯挪着凳子整个人都倚靠在了那男人肩膀上亲昵地磨蹭两下,看着他扬起头有些娇俏地哼了一声:“但是怎么样也没有Babe好嘛!~”

“呵……乖哦。”长濑有些尴尬,但是光一能够看出来,那尴尬并不是因为被那个叫做堂本刚的青年那样对待,而是尴尬于自己在他对面。

“总之大家今天只是出来聚一聚而已,喜欢就约出去玩,不喜欢就这样算了。”长濑伸手捏了捏刚圆鼓鼓的脸颊,又把目光投向对面的光一,“呐扣酱?”

光一沉默着点点头。

他不开心。

因为这位堂本刚实在是太符合自己的胃口了,他是自己能够想到的、现实中找到的、最理想的对象,但是……偏偏对着自己的好友如此亲昵。

所以他不开心。

短短的下午茶时间很快过去,站起来的时候刚好像崴了一下脚,整个人都栽倒在长濑怀里,他就势揽着他几乎是用夹的把他带出了店门,留下一路可爱的要命的笑声。

光一微微蹙眉,看看左右无人,从怀中掏出一块手帕,把刚用过的小勺子拿起包了进去塞进了口袋。

 

 

2

长濑智也是一名出版总编,让他最头疼的作家是堂本刚,让他最喜欢的作家也是堂本刚。

他写东西写的太慢,而且派去的编辑总是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失踪或辞职。但是他写的书却是自己卖过最火的,一次次加印还是会供不应求。

而让他最无可奈何的好友叫做堂本光一。他有自己独特的癖好,或许可以为其所用。

所以他给这两人拉了线,让他们见了面,然后在告别时把刚家的备用钥匙直接塞进了光一的口袋。

果不其然,在那口袋里他的指尖触碰到一卷由手帕包裹的东西。他意味深长地冲光一笑了起来,然后用力捏了一把刚的屁股,直接把他扛在肩上去了停车场。

刚趴在长濑背上直直地盯着光一,他把自己的食指放进口中含着像吃棒冰似的轻轻地舔,然后冲着他眨了眨眼睛。

光一捏紧了口袋里的勺子面无表情地目送他们离去。

 

 

3

刚的家里有一个很大的椅子。不,说椅子也不确切,像是个沙发似的。黑色,皮质,粗制滥造,跟他家中精致时尚的装潢格格不入。

光一很疑惑地站在那个椅子跟前发了会儿呆,随后才去别的房间转了转。

他躺了躺刚的床,抱了抱他的枕头,翻了他床头的抽屉,然后发现了大堆避孕套、润滑剂和成人玩具。

第一次潜入,他拿走了一只草莓味的套子,并且在刚床边放着的白瓷水杯中留了点东西。

回到家之后,把收集品用密封袋很仔细地封好,写上标签,然后放进透明的整理柜中,旁边就是那天那只勺子。

整理柜很空。实际上,它昨天还是满的,今天那里面那些贴满了标签的收藏品就被光一全部丢进了焚烧炉。

虽然他是个恋物的变态,但是他有自己的原则。

他很专一。

 

 

4

第五次潜入刚家里的时候,光一决定停留一晚上。

第三次在刚家中装的摄像头显示,他每天晚上都会在那张奇怪的椅子上坐一会儿然后才去睡觉。

光一很好奇,所以他直接侵入了刚家中,并且找到一个他晚上不会去的房间躲了起来。

刚每天下午都会一直在外面的公园坐着,这一点也是长濑告诉他的。所以光一选择的时机很好,他刚刚躲起来,刚就回来了。

他哼着歌,吃着带回来的便当,跟任何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都没有任何区别。

可能最大的区别就是,他很好看,身材也很好,好到光一甚至想要躲到他的床垫底下感受他躺上来的感觉。

突然灵光一现,但是光一放任那个念头溜走。他从门缝看着刚在夜幕降临时坐上了椅子,舒服地喟叹着来回磨蹭,他抚摸着那低级的皮料也抚摸着自己的身体,从光一的角度能够很清楚地看到,他勃起了。

双腿间的布料被撑得很高,他满面绯红,拉扯着自己宽大的浴袍露出大半肌肤,炫目的白色跟暗沉的黑色紧紧贴在一起,光一悄悄咽了口口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外面。他的呼吸放得很轻隐蔽得很熟练,因为这早已不是他第一次侵入别人的家了。

但是他从来没有被发现过。

他看着刚抚摸自己抚摸那张椅子,黏腻甜蜜的嗓音低低地回响在房中,透过那个小缝深深地钻进光一的耳朵。

然后,他起身脚步有些虚浮地离开了。光一清楚地看见,那张奇怪的椅子表面有些凸起。

像是两只手,还有一张脸,从那薄薄的、廉价的皮料后面凸起来,像是有个人被困在椅子中想要挣扎出来一样。

一双手从光一身后伸出来猛地抱住了他。

热乎乎的脸颊贴在背后,光一听到刚低沉沙哑的嗓音:“呐……看得开心吗?”

他炙热的掌心附上了自己胀得发痛的地方轻轻地揉。

 

 

5

光一没有发现他躲藏的那个房间跟刚的卧室是连着的,就连在他的衣橱后面。

他被拉近了明亮的卧室中,浴袍松松垮垮地挂在刚身上,他拉着光一的手轻轻地、暗示意味十足地摩挲着,然后把他推到了床上,整个人像是某种大型猫科动物似的慢慢地、优雅地冲着他爬了过去。

“呐……”刚趴伏在光一胸口,双眸迷蒙着情欲的水雾,“我知道你来过很多次……你喜欢我对不对?对不对?”

光一再次吞咽,却觉得口干舌燥。

“你在我杯子里面留下的东西……我都有好·好·地……喝掉哦……”刚向下退了一点,指尖在光一胯间轻轻地画着圈子,“今天的份……要现在给我吗?”

皮带解开、拉链拉开的声音。

“要我舔你吗?想吗?嗯?扣酱?”

光一眼睛一眨不眨地、认真地盯着他。


6

光一很开心。他终于遇到了一个可以让自己完全放开来胡闹的人了。

对不喜欢的人会硬不起来,但是喜欢的人一项都是跟踪对象除非暴露否则不会见面,这样光一已经记不起上一次与人亲热时多久之前了。

刚蜷缩在他怀里拱拱蹭蹭,脸上还带着红晕。

光一没有开口也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闭上眼睛假寐。他听到刚在他胸口的地方发出了低低地嘟囔声:

“原来跟人做那么舒服嘛……Fufu~”

……那么说来自己是他的第一个喽?

刚的一切在光一眼中都那么美。他的眼睛,他的睫毛,他的鼻尖,他的嘴唇,他的眼泪他的手指、他雪白的肌肤甚至他肩膀上那颗小痣……

其实,堂本刚这个人在光一眼中,并不是一个人。他是由光一喜欢的一切零零碎碎的东西拼凑起来的、他最爱的集合体。

光一走的时候刚睡着了。他穿好衣服,轻轻亲了一下他的额头,然后出门盯着外面那个椅子看了一会儿,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你输了。

 

 

7

再次见刚已经是五天之后了。

长濑给他打了电话,他只说了一句话:“快去刚家里救他!”

当光一带着一身冷风的味道赶到刚家里的时候,在门口就听到了他歇斯底里的哭喊声。

进入房子之后,听到的还有重物一下下砸在什么东西上的闷响。

光一关好门之后看到刚正在拎着一个球棒狠狠地、一下一下砸着那只奇怪的椅子。皮料已经瘪了下去,地上蔓延开了一片血红,还有腥味。

刚赤着上身,举着那根球棒一下下用尽力气砸着那一堆破破烂烂的东西,他哭喊着、满脸都是眼泪,像是已经陷入疯狂一样半点都控制不住自己的举止言行。

看到光一之后,他立刻扔掉了那根金属球棒,冲着他跌跌撞撞地扑了过去,满脸泪水地盯着他慌乱地抓住了他胸口的衣服:“光一……光一救我,你救我!啊啊救救我……”

他在他怀里嚎啕大哭。

冰冷的眼泪沾湿胸口,光一几乎是立刻就兴奋起来了。

他把刚扛在了肩上直接去了卧室。

 

 

8

“我就知道差不多了,还想呢什么时候会这样。也该腻了。”

长濑一边挖着坑一边说。

天刚蒙蒙亮,这是一片完全没有人的荒地,光一之前一直都不知道城市中还有这样一片被所有人都遗忘的地方。

刚披着光一的外套,心情很好地在周边一点的地方哼着歌踱着步。

那廉价的皮革和碎裂的木框、以及包裹在其中的尸体被扔进了坑中。

“这孩子我没碰过。我猜除了你之外没人碰过。”

填了半天土,长濑擦了擦汗转向光一说:“性依存症,而且只对非生命体有反应,不发泄又会难受到痉挛休克,找到个能为他主动钻进椅子里的人不容易。我可是花了好大力气才处理好这几个小编辑的失踪事情,不过估计也是界限了。”

光一疑惑地看着他:“但是我……”

“扣~~~~酱!”刚撒娇的拖长了嗓音叫着,然后一下子扑到他怀里。

长濑丝毫不在乎刚是不是在听,接着说:“你身上并没有活人的味道。”

光一微微挑眉。好像确实也有不少明明觉得肯定露馅了……却依旧没有被被跟踪者发现的情况。即使家里有宠物,对自己也是完全忽略的状态。

自己为了行动方便也花了很多功夫仔细沐浴、去除味道、甚至每件衣服都要清洗消毒几十遍。但是……

没有活人的味道?

“我喜欢扣酱~”刚抱着光一在他胸口拼命地磨蹭着,想要吸引他注意似的一下子捧住了他的脸,一脸委屈地问他,“呐呐呐,扣酱喜不喜欢我?喜不喜欢我嘛!”

“嗯,喜欢。”光一抱住他,轻轻捏了一把他有些泛红的小鼻尖,“你说你,疯了大半夜,现在还有力气到处乱跑?”

“但是扣酱你都不理我,我就只好乱跑啦……”刚嘟囔着扯起光一的外套把两个人包裹在一起。

长濑微微挑眉,拿起铁锹继续毁尸灭迹。

他就知道,一旦被光一碰过,刚就不会再满足于那张椅子,还有丝毫没有温度的玩具。得不到满足,他就会疯狂,就会激发出已经隐藏的很好的暴力倾向。

这第三把椅子之后,大概再也不会有了吧。

能够把这样两个太独特的人凑到一起,自己也算是圆满了。

 

 

9

“长濑,要是我有一天也被这样打死了,你会怎么做?”

“我?把你们两个一起埋了喽。”

 

 

10

堂本刚的新书出版了,又是极热的大卖。

签售现场的他依旧像之前一样一身时尚的打扮,却感觉比之前成熟稳重了那么一点。

有个男人站在他身后一点的地方,面无表情一脸冰霜,只有偶尔投注在他身上的眼光带着那么一丝丝柔和。

中间休息的时候,刚活动了一下手指回头问:“扣酱扣酱,我是不是很乖?”

“嗯。”光一上前几步,轻轻摸了摸他的脑袋,“很乖。”

“Fufu~”

长濑从一边走过来拍了拍光一的肩膀。

光一转向他,把手搭在刚的肩上平静地说:“我们要结婚了。”

“哦。恭喜。”长濑并没有任何惊奇,他很淡定地微笑着对光一点点头,又捏了捏刚的脸颊,“你也终于要嫁出去了啊小家伙!”

刚鼓着脸瞪了他一眼,抱着光一的腰拉着他挡在自己前面。

 

 

12

光一把所有的收集品都丢掉了。

他搬进了刚的家里。

在他看来,刚的家就是自己无穷的宝库,每一样物品、每一丝细节自己都那么喜欢,喜欢的东西太多,根本没有必要一样一样收集起来封进袋子里。

不如说,他正在和他最宝贝的收集品、一起被封进袋子中生活。

他喜欢他的一颦一笑,他迷恋他的一言一行。

 

 

1314

“刚,现在你说,是我好还是你的扣酱好?”

“呜……当然是我的扣酱好了!这个世界上只有扣酱能抱我!”

“那如果有一天,他身上也出现了人的气味,你还会回来找你的智也Babe嘛?”

“……不会。”

“……”

“不管扣酱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要跟他在一起。一直在一起。”

 

那,祝你们新婚快乐,携手白头。

=====================


瓷器婚快乐~~~

再次强调文章与现实人物无关!

以及……不知道你们感觉怎么样我反正很喜欢这一篇的感觉23333

光一:恋物癖、跟踪狂,多次入侵别人的家并且偷窥、偷窃等。暴露了几次都是由长濑帮忙解决的。

刚:性依存症患者,却对活人提不起性趣,前后有三位迷恋他的小编辑自愿进入椅子中供他消遣,不过刚厌倦之后就会把他们破坏掉。

长濑:emmmmm无节制无底线纵容上面那两个变态。

所以说这篇文里没有一个好人。不过babe倒是做了件好事。对话里也能看得出,他确实是那种心狠手辣的,要是光一出事他不会救,反而会连同刚一起消灭掉,这大概是他能做到的最大的友情了。最后的对话也是为了确认刚会不会变心而已。毕竟厌倦这种事情之前发生过三次……

也算是皆大欢喜啦!就喜欢这样的甜~(bu!

以及,其实这篇文打算发车来着……然后看了看字数肯定少,就先没有码。码完可能直接丢到群里去就不发上来了……反正看心情吧23333

病态的爱,扭曲的爱都是爱。他们只要相爱就好了。

评论

热度(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