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达摩

FTR存档

20171011
小喜利repo RT@ love_and_funk

10月11日 #小喜利の私

剛さん 会場に13時入りしたそうなw
(会場の雰囲気確かめる為に)

始まる前会場内のBGMが何故か
デスメタル*♬೨̣̥

西野さん『13時入りしてんねんたら雰囲気気にしてんとデスメタルの選曲んとこ気にせぇ』

剛『んふふw』

10月11日 #小喜利の私

西野さん『えっほな貴方、13時入りしてまず何すんの?』

剛『壁に向かって発声するねん。い、い、い、いー!の発声を
50セットすんねん♡』

西野さん『あ、あ、あ、あーちゃうねんなw(笑)』

10月11日 小喜利

西野さん『黄色い声援ないな。もっとジャニーズってきゃぁーちゃう?』
剛『..レベルが違うねん(ファンの)』
客席『🙈💓』
西野さん『体力もたへんだけやw』
剛『発声練習足りひんなw』
客席『い、い、いー(剛くん
発声)』
西野さん『練習すなw』
爆笑w

10月11日 #小喜利の私

膀胱パンパン『BPT』www
初めて聞いたわw

って事でレポってますが
BPTなう(休憩)だからです。w

デスメタルうけるんですけどw

剛くんが回答してる間は
優しーい歯医者さんで
流れてるようなBGMなのにw

10月11日 #小喜利の私

つよ休憩後..BPTのあと。

急遽髭そってくれた..
髪の毛もくくってたのに
おろしてくれた(*´﹃`*)

エロいエロい嘘やろまじか。

私これ待ってた。・゚・(*ノД`*)・゚・。
シャ..シャルドネみたい😱😱😱💖

無理やばい。

10月11日 #小喜利の私

今日の小喜利を575で

お客さん
めっちゃからむね
どしたんさ

堂本剛 最後のお題

今日は11問でした୧(๑•̀ㅁ•́๑)૭✧
満点15回www
問題答えたあとエピソード繋いで
満点を稼いだつよよw

それにしても今日客席参加しすぎ😳💖

スタッフさんに大きい声で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って
言えた(*´∀`*)ノ。+゜*。
これがずっと言いたかった😭😭

本当にありがとう。

10月11日 #小喜利の私

あとね剛くんが
突発性難聴の事で
事務所があの時ああするからこうなったみたいなレベル低い話したないし。って自分の目線から話してはったけど、あれ確実にファンに言ってたよ✨
ツイート見てんやろね

そうじゃなくて、これからどうするかを考えてんねんって

西野さんが
『貴方最近色気あるよね』
って言ってたから..
男の人目線でもそうなんだから
モテようと思わんでも
モテてんねん気付いて😭💖

西野さん前の未満都市
見たんだって(﹡ˆ﹀ˆ﹡)♡
なんか嬉しいな。

#小喜利の私

一篇KK家太太的集合推荐

北方以南

LFT上写得好的KK家的太太太多了

我只选几个我关注的

可能中间有互掐的,但是不关我的事儿

只负责推几个我喜欢的太太

你们爱看不看

拒绝写推荐理由!

唯一的推荐标准,就是我不雷她的文


北地霜冷

100yen

阿不

断气型选手

你猜猜我是谁啊啊

柯二二

制冷机

夜想

Mii_iiyo

Moxii_MC

Alyvia

一个偶尔开车的扫图er

pinksuki

Lilysi_


如果冒犯到了某些太太

请私信我从这篇文章里删除您的名字

对不起!


【本文不定期更新名单】

想写kk的哨向,先码个世界观。悄咪咪的问一句,有人想看吗?(来源百度)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的炸鸡


哨兵:感官比普通人敏锐许多的人,可以说是军事上的一种武器,可以用于拆除炸弹之类的工作。哨兵住在一种叫做塔的建筑物中,并由塔管理,被白噪音(比如流水和风扇的声音)包围,白噪音是为了保护他们精密的感官而存在的。
向导:可以理解为和哨兵配对的一种人。向导拥有平复哨兵情绪的能力。有极少部分能力极强的向导可以用情感共鸣作为一种武器攻击其他向导或者哨兵。
  哨兵和向导通过一种叫做结合的方式而绑到一起。
  而结合分为两种,精神结合和身体结合。前者因为大多比较脆弱而被现代的塔所抛弃。
  而一旦身体结合,就很难将两个人再分开了。
  而在塔中,有叫做介绍人的一种 向导。他们拥有辨别哨兵和向导相合性的能力,因此可以为相合的哨兵和向导类似于介绍,并结合。
  每一个哨兵和向导都会有自己的“精神体”,也就是一种由精神力凝结而成的动物。但是这一动物并非所有哨兵或者向导都能看到。
  精神体会反映出这个人的性格。
  哨兵和向导都是比较少的人群,因此尤其是哨兵被普通人所害怕。哨兵称普通人为“Mute”,有轻蔑他们感官不好的意思。
  在许多同人作品中以上设定均有不同的衍生和变动,请勿较真。[3]
哨兵编辑
五感极度敏锐,战斗力远高于普通人的人群,性格通常偏向于野性,有保护向导的本能。有精神体一般为猛兽、猛禽类的掠食动物。
哨兵的能力越强,感知过载的可能性就越大,精神力越不稳定越容易进入暴躁状态。
哨兵大部分是男性,不过也有六分之一左右的哨兵为女性,女性哨兵比较罕见和稀有。
特点
哨兵的五感比常人要发达得多,可以看到,听到,尝到,嗅到以及感受到常人远远无法接触的事物。但是这种力量有一个弊端,当哨兵把注意力集中在其中一感上时,他们就没办法再关注周围除去目标的一切。向导的存在就是要阻止这一点,在哨兵失控之前把他们拉回来。另外,因为哨兵的感知能力过强,他们只能吃最寡淡的食物,穿最柔软的衣物,否则他们就会食不下咽,或者抓搔自己的皮肉直到皮开肉绽。
哨兵拥有的特殊能力
全部被加强的五感;
与鬼魂沟通的能力;
拥有一个动物系的精神体;
有可能预知未来;
甚至有可能用精神体将自己的搭档从死亡带回。
向导编辑
共感力较强,能够感受他人情绪,并安抚哨兵暴躁情绪的人,可将哨兵带离神游状态。共感力强的向导,甚至可以对他人的思维进行影响。一般性格较温和,较理智,但体能较弱。精神体多为温和的素食或杂食动物。
向导大部分为女性,不过也有四分之一左右的向导为男性,比女性哨兵的比例高一些。
特点
向导拥有更强大的精神力量,会无限包容作为哨兵的搭档。打个比方,哨兵跟向导的关系,就是枪与扳机的关系。相比哨兵,向导的数量很少,十分宝贵。向导缺少自由,在能力觉醒之后就会被送进塔里,接受统一的教育,达到程度之后会被安排和一个合适的哨兵结合,从此吊死在对方身上,无法摆脱。
通常情况下,哨兵和向导会组成搭档一起上战场执行任务,组成搭档的过程就是所谓的肉体以及精神结合。这种结合是终生制的,除非一方死亡,另一方独存,但是那样的情况太少见了。如果是哨兵死亡,向导活下来,那么上面会立刻给向导安排新的结合对象。丧失向导的哨兵则没有那么好的运气,除非这个哨兵的价值十分高。[4]
名词解释及普遍设定编辑
社会体制
哨兵和向导的总数大约占总人口的四分之一。
哨兵和向导地位平等,向导不是哨兵的附属品,哨兵可以选择向导,向导也可以选择哨兵。不过哨兵向导的地位和待遇都高于普通人。
哨兵和向导一旦经过确定,必须在伦敦塔登记,然后在16岁时必须送入伦敦塔受训三年,受训完成后可以自由选择结合伴侣,如果没有合适者再由伦敦塔强制配对,丧偶哨兵和向导不在强制配对列表之中。
受训完成后服役五年,服役地点可以是军队或者公会。服役期满可以自行选择继续留任还是退役。
退役之后的哨兵和向导生活受到伦敦塔的严格监控,一是为了随时与伦敦塔保持联系,以备不时之需;二是防止哨兵和向导利用自己的能力之便做不法之事。
如果哨兵或向导在任务途中受伤严重,可以提前退役。
哨兵和向导与普通人类之间可以结合,哨兵和普通人的孩子只能是哨兵或者普通人,向导和普通人的孩子只能是向导或者普通人,哨兵和向导的孩子可能是哨兵、向导或者普通人。
结合
一个哨兵只能与他的结合向导在一起,反之亦然。不过一旦其中一方去世,另一方可以选择新的伴侣结合。但是丧偶不论对哨兵来说还是向导来说都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等同于分裂灵魂,所以大部分丧偶的哨兵或者向导都不会再有心思去寻找新的伴侣,只有极少数幸运儿能再次找到契合自己的另一半。
公会
公会主要负责处理一些普通民众的委托,委托范围比较杂,主要处理一些普通人力所不能及的任务,任务等级分为A、B、C、D和S。公会中的哨兵向导的能力水平参差不齐,公会会通过哨兵向导搭档的能力来按等级分配任务。A级以上属于会有生命危险的高危任务,S级任务属于比较棘手的政府委托。
精神向导/精神体
哨兵向导精神的具象化,应该是某种更高维度的生物,只有哨兵和向导能够看到和触摸到,对普通人没有任何影响,理论上说可以攻击到哨兵向导。
向导素
类似于ABO设定里的信息素,可用于追踪和辨识向导,每一个在塔登记过的向导都会留下一份向导素,登记过的向导无论逃到哪里,只要有这一份向导素就能把他们辨认出来,所以在那些向导没有人权的时代,每一个新觉醒的向导都会极力避免去塔登记,他们大多会用自己的能力把自己隐藏起来。向导素还可用于暂时稳定哨兵的情绪,如果有一个情绪失控的哨兵,按住,来一管向导素就好了。
黑暗哨兵
哨兵中最为强大的一种,出现的概率极低,有着极端的自控能力,能够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理论上不存在情绪失控的时候,不需要向导的辅助。黑暗哨兵形成的原因至今还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每一个黑暗哨兵都是那个时代的王者。
屏障
精神力形成的一种保护性质的隔膜,能够将哨兵的五感和向导的精神隔离出来,避免受到日常生活中庞大的信息造成的精神负荷。
护卫/伴侣
出自《维多利亚时期伦敦哨兵和向导观察报告》没有觉醒全部五感,只觉性了1~4种和称为护卫,精神力太弱而不能真正结合的称为伴侣。
白噪音
因为哨兵的五感都很敏锐,所以大多数声音对他们来说和噪音无异,长期处于这种声音环境下对哨兵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负担甚至是伤害。而白噪音有别于这类有害的声音,像是水流声、风声。在不架起屏障时对哨兵无害的声音即为白噪音。
静音室
只有白噪音的特殊房间,通常是在一个较为封闭的房间外铺设水管。一般是用来给受伤的哨兵静养的,当然也有别的用途,像是《变色龙》中写到的部分结合/强制结合也是在类似于静音室这种充斥着白噪音的地方进行,当然,刚觉醒还没有屏障的哨兵这是居住在这种环境下的。[3]
备注
以上设定皆属于同人设定,并且同人设定也多有二设,上方只列举了个别例子。请勿于原作《The Sentinel》(哨兵)等同

成年人式

 蜜汁污妖王

不知所以然(。í _ ì。)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都写了什么
只是个梦而已 包括叙述方式和场景……
好困……
(´-﹏-`;)

  不是所有相遇都像电影里一样。
  温暖而柔和的夕阳从大大的落地窗斜铺进来,罩在主人公的身上,仿佛自带滤镜。在满溢着咖啡香气的橘色氛围里,主人公用0.2倍速扭过头,微微翘起的发梢和空气中被染成了金色的灰尘碰撞,搅乱了注视着这一切的人的心。
  “我说啊,这才是我想要的相遇啊…”一个圆圆脸,圆圆眼,三角嘴的青年用黏黏糊糊的声音说到。
  他嘴里叼着桃子气泡水的吸管,说话的时候,吸管里的汽水唰地掉进了杯子里,在杯底炸开了一堆小气泡,咕噜咕噜地往水面上打着旋地冒上来,又自己爆开。
  坐在青年对面,一个瘦瘦脸,长长眼,薄薄唇的大叔气质的青年盯着这些气泡,用相当低的tension回道“那真是对不起了……对于贩卖梦想的你……”
  一句“对不起”包含了很多内容,连分手算在内,省略了“你舍不得我我舍不得你但是一定要分开”这种绕口令似的纠缠,也省略了“激情不再可是也接受不了平淡如水”这种似乎是终点的无奈。总之,这是成年人式的和平分手,在两个人看来。
  推开冷饮店的大门,谁都不再说话,挥挥手,一个向左一个向右。
  说起来,他们的相遇真的是毫无艺术性可言,甚至有些狼狈。
  三年前的圆脸青年冲到大厦前推着圆形的转门,看着转门另一面的老太太慢悠悠得往前蹭,一边跺脚一边嘟囔着“快点,快点,要迟到了啊…”今天是他交稿的日子–作为新晋的词曲作者。厚厚一沓乐谱攥在手里,恨不得直接就能飞进21层的事务所。
  然而必须有什么事情来创造他们的相遇,就比如现在坏掉了的电梯。
  在“使用禁止”的牌子前纠结了两秒,扭头跑向了楼梯间的安全门。就在一二层的楼梯拐角,差点撞上迎面下楼的人。
  存在感极强的油泥味儿扑面而来,瘦瘦的躯体上罩着略大的灰蓝色连体工服。软踏踏的头发盖在瘦瘦的脸上,从刘海儿的缝隙能看见里头长长的眼,本来就薄薄的嘴唇抿着,身上散发出的低气压比他身上的味道还要更让人受不了。
  “啊!对不起!”同时响起两个人的声音。圆脸青年急匆匆地从那个人身边蹿过,低头的时候看见那个人仰起头来。
  “好帅!”这是圆脸青年多年后依然清晰记得的场景。
  “好可爱!”这是瘦脸青年多年后依然清晰记得的场景。
  圆脸青年关上了身后的门,嘘了一声,抹抹额头的汗。迟到是必然的,也幸好事务所的老板是个不按套路出牌的人,说着什么“You!胆量不错!”这种奇奇怪怪的没有指代的话,并没有追究他迟到的行为。
  好像对这次的几首歌曲还比较满意,也算是安全上垒,平安度过。
  脑袋乱七八糟地瞎想着,脚就直接往楼梯间的方向迈了,等想起来去看看电梯修好了没有的时候,也已经下到了7层了。
  在7层和6层的拐角的最后一级楼梯上,坐着一个人,看背影,应该是刚才差点儿撞上的“好帅”。在心里默认那个人的代号就叫“好帅”。
  听到脚步声,下意识扭过头的瘦脸青年,目光对上了正在下楼的“好可爱”。好吧,圆脸青年的代号就是“好可爱”。
  不知道为什么就和“好帅”坐到一起抽着烟的“好可爱”,安慰自己是因为刚才上楼跑得腿软了,需要休息。并不想深度思考为什么明明都到6层了才想起来休息这事儿。
  总之,“好可爱”和“好帅”就这么认识了。两个颜控对接成功。
  “好可爱”觉得“好帅”抽烟的时候好帅啊!于是邀请“好帅”去喝一杯。对,颜控就是这么没有原则,
  “好帅”觉得“好可爱”说话的时候小三角嘴一动一动地冒出黏糊糊的声音真的好可爱。于是接受邀请,表示要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
  按照约定的时间同时踩着秒针走到居酒屋的门前,“好帅”和“好可爱”再次汇合,并且同时在心里感叹,
  “果然好帅!”
  “果然好可爱!”
  两个人在居酒屋点了芥末章鱼和烤秋刀鱼,“好可爱”点了一杯梅子酒,这也是他全部的酒量。“好帅”点了一瓶生啤,这是他的最爱。
  在友好而愉快的氛围中,“好可爱”知道了“好帅”是电梯维修人员。梦想是开着法拉利,有一家自己的电梯公司。
  怪不得一身油泥味儿。但是洗过澡之后好香啊…而且更帅了啊…
  “好帅”也知道了“好可爱”是个新晋音乐人。
  怪不得他的衣服那么奇怪,艺术家果然审美很超群。然而他穿什么都好可爱…
  莫名其妙达成共识的两个人,莫名其妙地住到了一起,在“好可爱”家。虽然知道了名字,但还是用了代号。“好可爱”管“好帅”叫“狐狸先生”,“好帅”管“好可爱”叫“小熊猫先生”。
  狐狸先生和小熊猫先生像所有情侣一样。
  在家庭餐厅吃饭。
  小熊猫先生会挑走狐狸先生不喜欢吃的茄子和香菜。狐狸先生会把自己碗里的肉都夹到小熊猫先生的碗里,然后盯着小熊猫先生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塞满食物,再努力咀嚼的样子。
  在公园散步。当然狐狸先生是被迫的,因为投食太勤快,小熊猫先生吃多了。
  狐狸先生用自己略微大一点点的手包住小熊猫先生的。听小熊猫先生用吃饱了之后带着困倦的黏糊糊的声音,给自己讲乐理知识和服装搭配。虽然听不懂,但是觉得很快乐。小熊猫先生管这个叫做“贩卖梦想”。
  在商场闲逛。当然这也是被迫的。小熊猫先生说,“如果连你的审美都带不上去,我还卖什么梦想”。
  于是,小熊猫先生拽着狐狸先生一家一家的转,一件一件的试。直到听服务员说“啊!那个人真的太帅了啊!”听到心烦,才拉着狐狸先生往家走。
  在超市采购。这个是例行项目。
  小熊猫先生慢悠悠地走在前头,看上什么东西就顺手扔到身后狐狸先生推着的小车里。像设定好的程序一样,小车距离小熊猫先生0.1米,狐狸先生距离小熊猫先生0.3米。在小熊猫先生拿着两条巧克力对比可可含量和热量的时候,狐狸先生就在0.3米外宣传《相对论》。“热量只是相对来说,72%和86%的可可含量代表不了什么,你还不如……”后头的话消失在小熊猫先生的眼刀里。“你还不如多锻炼”这种话,说出来估计也不会听的。狐狸先生一如既往的放弃抵抗。
  在家里。这是狐狸先生最喜欢的地方。
  原本是小熊猫先生的家,自从狐狸先生入住之后,也没有太大改变。除去茶几上的游戏机手柄,冰箱里的可乐和阳台角落里的健身器械。还有就是浴室里小熊猫先生恶趣味配给狐狸先生的粉色毛巾和粉色牙刷。
  在床上。好吧,收回之前的话,狐狸先生最喜欢的是家里的床。
  小熊猫先生会一改往日黏糊糊的嗓音,更多的是用模糊不清的气声喊着狐狸先生的名字。一遍一遍地,直到两个人都汗津津的搂在一起。然后狐狸先生会拉着小熊猫先生去浴室清洗,听小熊猫先生抱怨为什么狐狸先生笑得一脸无辜又无比奸诈。

  时间点回到一开始。三年的时间就在这种清淡中度过了,小熊猫先生在贩卖梦想的道路上止步不前,狐狸先生在实现梦想的道路上举步维艰。可怕的默契让他们都觉得“虽然就这样一辈子也不错,但是总觉得缺少了什么”。于是有了开头的“成人式的分手”。

  五年后。
  “接下来登场的,是我们白组的一匹黑马……ENDLICHERI☆ENDLICHERI!!!”商业街的大屏幕上转播着红白歌会的实况。在新年的夜晚,商业街上人总是很少的。一辆红色法拉利停在红灯前,司机盯着大屏幕上的歌手连眼都不眨。
  “确实做到了啊……贩卖梦想……”司机,也就是狐狸先生喃喃说到。没错,大屏幕里的ENDLICHERI☆ENDLICHERI就是小熊猫先生,已经是最炙手可热的音乐人加爱豆了。做着自己最喜欢的音乐,和年轻人谈论着梦想。
  轰隆!
  电梯猛然间抖动了一下,紧接着顶上的LED灯挣扎着闪了闪就灭掉了。只有紧急呼叫按钮的红灯是电梯轿厢里唯一的光源。哆哆嗦嗦地按下了按钮,过了一会儿,听到了一个低沉的嗓音,
  “您好,我是电梯公司的董事。很抱歉给您带来惊吓和不便。电梯突然停运是因为大厦附近主电路突然损坏,应急供电还没有跟上。我们会马上安排人员去救援,还请您不要惊慌,安静等待我们的工作人员。请问,现在轿厢里有几个人?”
  “一…一个……只有我自己……”
  “冒昧地问一下您的姓名,我们需要登记。”
  “ENDLICHERI☆ENDLICHERI……”
  “…………好的……我们马上就到!”
  随着电梯门被打开,小熊猫先生看见一束光在眼前从一条细线变成了一束,再变成了一片。中间有个人影冲他走过来,紧紧地抱住了他。小熊猫先生闻到了熟悉的让人安心的味道,“狐狸先生啊……我好想你啊……”

  仿佛没有中间5年的间隔,仿佛两人一夜之间就都变成了想要成为的那个自己。
  “狐狸先生,拜拜!晚上早点回来啊,今天吃咖喱?”
  “好的,小熊猫宝宝,拜拜!”
  “不要叫宝宝!!!”
  今天,炸毛的小熊猫依然好可爱……

 
 
本来是个梦的……凌晨三点惊醒之后开始码字。这个速度,还真不知道当年怎么完成作文考试的……逻辑已死,文笔就没出生过……好困……
 
 
 

斯拉夫蹲2333

堂本甜缸缸

这几张好好看哦(๑´ڡ`๑三๑´ڡ`๑)

默子木

按照时间倒序,我把我这三年来所有完结的中长篇都打包上传啦~(不知为何充满着一种下一秒就要说撒哟娜拉的感觉(X

对于丢三落四的人来说找全文本真的还蛮不容易的hhhhhhh所以短篇就算啦新来的盆友无聊的时候可以随便翻翻~

而且居然一晃三年过去了(瑟瑟发抖

但愿我的文笔是有在一点点长进的吧ヾ(●´∇`●)ノ~

戳文章名字就直接是下载链接啦~KK在前SJ在后(哦对了我有发现跟我一样同时担SJ和KK的盆友很多嘛www不知道有没有是吃了我的安利的www(闭嘴你谁

KK

《作茧自缚》

《机缘巧合》

《Keep Secrets》

《浮生》

《KinKi Kid的日常》

《旧情人》

《Pygmalion Effect》

《偶然》

SJ

《等价交换》

《如果爱情》

《chance on》

《【知乎体】霸道总裁谈恋爱究竟是什么样子》

《报恩》

《重逢》

《十年》

虽说不是什么重要的节点,但是因为整理了之前写的东西,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回顾过去的东西有时候会觉得【哇这里处理的很巧妙嘛~】但大部分都会是【擦我写的这是什么!】。然后大家的评论虽然有时候无法即时的回复但是我都有看w对于写文基本不写大纲的我,其实有时候一个有意思的评论甚至就改变了整篇文章的走向www

非常感谢w

以及还没写完的几篇,外站挂了的我都有补。基于我对于在线阅读的执念,已经完结的文挂的外链我也会慢慢补上(作茧自缚可真谓是个大工程了hhhhhh

以上。

以后也请多多指教w

噢对再多讲一句,我很介意转载,之前有说过一次了不经同意的转载我会直接拉黑的w

2017 大阪con repo

miyamiya

看完控之后,才想起来去年信誓旦旦想做陈桑的扇子的orzzzz

真是什么记性,这次明明啃啃还看到了我的扇子呜呜,这里写一下希望下次能记得吧orz

顺便m一下,就算下次不买神席也要尽量买花道边......


初日


okada的新发型

(´ε ´):okada剪头发了呢

(・△・):说是好几年没去理发店了。一直是在现场剪剪

(゜ー゜):剪了想ken君绝对会来摸的,果然来摸了

(・△・):因为背影看起来特别像金毛猎犬嘛


关于最近为什么不后空翻了

(´ε ´):我们也想活的久一点嘛

(゜ー゜):并不是做不了了哦

(´ε ´):是虽然能做......

(・△・):万一,做了以后头先落地了,大家也不想看到吧?

(´ε ´):想这样活的久一点,所以我们就不勉强做了


在大阪城hall的初live

(・△・):go有个一直做不成功的动作,那天做成功了,很开心的回头,刚好看到从外圈往回走的井之原君,结果下一个瞬间就仰面摔了下去

(仝_仝:):我是和井之原君对视着掉下去的

(´ε ´):他是和我对视着的时候掉下去的,我当然感觉到了我该有责任啊

(・△・):井之原君马上就跟着跳下去,大喊着go!go! 很帅气呢

(仝_仝:):下落的瞬间还和井之原君对视着。然后后背落地的时候惊得一瞬间呼吸停住了,然后马上井之原君就过来拼命的摇晃我,我真是很想让他住手(但说不出

(・△・):现在说出来了?

(仝_仝:):摇着我时候的脸真是太厉害了,大喊着go酱!!

(・△・):恩恩,太热血了

(´ε ´):我那可是在大阪城hall的中心呼唤爱啊w


下面这段找不到樱花妹精准的repo了,纯靠我的记忆,大概如下

还有说到当年masa受伤的一次,穿着特殊装备去dome里,stand by也是在一个特殊的区域。一首完了,masa休息了一下,盘算着下次出场是下下首,可以慢慢换衣服,谁知道现场门把出意外(?好像是博准的特技出了点意外,不太记得了),然后跳过了之前的曲子,直接进了那首。于是masa很震惊看着衣服穿了一半的自己出现在了舞台上,然后疯狂拼命穿衣服w xswl


PS:初日就喊出了二安,对大阪樱花妹很服气!

PSS:安可的时候okada拿着手持摄像机上来了,就是11con的那种!说要拍花絮,被啃啃吐槽本番都还没拍www 不过大阪次日就没有摄像机了,所以这场的安可还是有收录的可能的吧23333


次日


okada说当年小井的车有股椰奶的臭味,啃啃又说masa的车也有股臭味

(´ε ´):我那是椰子味的芳香剂!坂本君的是空调的臭味,不一样的!

(●●):我,很臭呢~(do ya 颜

躺着中枪的masa.....


cc mc,说起以前的老梗,感觉大家好像都不知道??就说当年的饭哪去了的问题

(仝_仝:):去哪里了呢?

(・△・):是不是去别的group了呢?

(仝_仝:):不回来了吗

(・△・):真是长途旅行啊


说到刚刚的舞蹈动作

(´ε ´):有个舞蹈动作本来是从下往上做的,但ken每次都是从上往下

(・△・):因为这个我还和编舞争了好久,我想要down嘛

(´ε ´):ken太执着了一直这么跳,反而搞得好像我们五个人跳错了一样

(●●):昨天为止还是错的

(´ε ´):最糟的时候两个人也跟着健跳,变成了3:3的情况....据说昨天okada指导过了,我从后面看到,今天跳对了呢!祝贺!

(・△・):明天我会改回去的

(´ε ´):ken真是和天气一样的任性233333


说到定番的live后聚餐,昨天也是四个人

(´ε ´):森田桑坂本桑不好意思,你们好像还不是长野君的お気に入り呢

(仝_仝:):お気に入りwww

(´ε ´):我觉得你们还是有机会的,加油!马内甲问今天谁去,回答说四个人,马内甲听了后就说【啊,regular member啊】 我希望你们也能早日加入regular!

(●●):会加油的


con前新专也听了几遍,但说实话感触不深。

看完con到今天都四五天了,还有几首曲子在循环播放orz 我v团的魅力真的是要看live啊!!!

tc和cc的曲子都很喜欢,cc真的太sexy了,啃啃的脸出现在辣么大的布上真是巨好看!!tc穿袖子自摸也很骚哈哈哈哈

此外还有首刹那的night真是洗脑神曲!配pose食用真是要炸成烟花了

看con治百病!!特别治毕业边缘哈哈哈哈

TuTu

我也來發個今天收到的小可愛壓壓驚

正宮在這呢~

「您」。雜沓隨筆。-敬語3

甯日野荊

本篇kkl成分上升。結構稍微變動。


必須再次強調這只是我個人的臆想,不是權威解讀,當然更不可能代表一絲一毫剛先生的創作。

如果相信過美。即知道美是無解。正為了從無解的巨大感惑中脫困,我們才像浪一樣徒勞地一次次撲向遙遠的邊岸。


嘮叨瑣碎

過度腦補

kkl+kkh=腦洞無法治療



非常認真的J禁。


不打tag。轉錄可。


巨雷

慎入


--


前言

敬語

    1. 「あなた」作為代名詞

    2. 副歌敬語句型

    3. 綜合感想

-KKL妄想


完整歌詞中日文對照


--



3. 綜合感想


匯整前述的代名詞與敬語特性,終於可以來精讀歌詞本身。


如前所述,情歌意在抒情,而「あなた」在抒情本色之外,更帶有相當的敘事成分。短短的篇幅像戲劇或小說一樣,描繪了複雜而立體的人物及情節。以下列為三小節分述之。



a. 人物


這首歌裡的人物只有兩個:使用女性專用第一人稱「あたし」的「我」,以及這位「我」口中以敬語稱之的「您」。雖然A旋律開頭「您」在哭泣的場景,以及副歌「兩人並肩戰/鬥下去」等語,似乎暗示了某種來自第三人(或不特定第三群體)之外部壓力,作品自始至終維持「我」的第一人稱向「您」一人陳述,不存在第三人。


甚至連「您」也並不真正存在在這首歌中 --「您」無所不在,也永遠不在。「我」傾盡語言向其告白,卻只不知如何、亦不敢署名。這封信終究無法投遞,只能化為深山樹洞裡的秘密。「您」是否能路過,竊聽「我」所描述?懸念,與人物們孤獨的形影,虛渺地漂浮於「我」的獨白。


「我」所描述的「您」是什麼模樣呢?


由於「あなた 」此一人稱代名詞在日文語境中的雙重性(點此),可知主人公既能以「您」稱呼對方,「您」即便不是他的配偶,也必是關係親密的「某位」。第二人稱搭配敬語所產生的大量附加訊息,亦可助我們精確判讀受話者之於發話者的相對條件、關係、位階等。我們於是可以嘗試匯整手邊的全部資訊,約略描摹出兩位人物的圖像。引用原句之處建議對照歌詞閱讀:



    *良人/貴人


主人公對「您」使用最高規格的敬語,話語內容親密而依戀,足見兩人特殊的關係。愛情無疑是他們互動中最核心的要素,但除了戀愛,他們彼此更因為共同奮鬥的意志與目標而緊緊相繫。


「只要您的血脈仍搏動,兩人就並肩戰/鬥下去」(あなた脈打つ限り、ふたり戦って行きましょう)。對於主人公而言,示愛和明志是同一意念、同一行動。戀人長相廝守的亦是戰友同進同退的一生。或許是他與愛人相守的夢想並不平順,須經歷一番鬥/爭才可能實現。又或者兩人在當下面臨某種考驗,如不並肩作戰,即可能分道揚鑣。無論如何,他們的愛情似乎與某種奮鬥、抗/爭的必須性密不可分。這個特殊的條件對他們的關係構成了重大威脅,暴露出兩人不善溝通的弱點,另一方面,卻也促使了主人公內在的覺醒。他意識到「您」是他一生的鍾情,也是他理想、志業所託。這份愛與生死同重,任何人不可輕易碰觸。而唯有貫徹對這份感情的覺悟,終將幻滅的肉身才不致於完全的虛無。


主人公恪守近乎武士的精神美學,誓言終生奉獻於「您」。「您」之於「我」兼具良人與貴人的身份,兩人的牽絆中有著濃厚而古典的恩義與忠誠觀念。



    *兩人交情極長,可能是幼馴染:


第一段「偽裝出大人的模樣」(大人なふりをして)一語,暗示主人公並非成人,至多可能剛剛成年不久,心靈仍是青澀的半熟狀態。


而「您」的年齡雖沒有提及,但其形象明顯帶著孩子氣。從上下文亦可知,兩人並肩齊行的歲月已經有了不容小覷的分量:「お会いした頃と違う横顔を日頃感じたの」(您的側顏已與相遇之時大不相同)一語,顯示「您」與「我」相遇後所經過的時間已經長到足以使主人公比較對方外型的今昔。「日頃」(ひごろ)為平素、平時之意,亦指漫漫延續的一段尋常時日。由此可見兩人日常性地近身相處,此一狀態在相識的數年間延續而未曾間斷。總合起來,尚未完全脫離青春期的主人公,與「您」相遇甚早,而相處已長。兩人可能有著青梅竹馬的過去。

 


    *並非同鄉,但都不是本地人:


主人公「想要去您誕生的故鄉走走」,顯示他與「您」並非同鄉之人,也未曾熟識過「您」的故里。並且,對方的故鄉應不是敘事當下兩人所在的城市,因為如果距離當下地點不遠,主人公早已前行,不致揣想至此。當然這也可能是戀愛中人特有的心境。越愛一個人時,往往感到那人永恆漂離在可望而不可及之處,令人心焦,欲接近那人的一切,尋求那人靈魂的根基、他過往親愛的一切事物。戀愛的焦慮增大了心靈上的距離,令所愛之人的形象縈繞心間,同時恆處於遠行。(戀人絮語,Roland Barthes)



    *「您」的外形與性格


此人應貌美,髮型曾略長,後大幅剪短,或者修剪為相當不同於以往的樣式。他的氣質剛強凜冽,習慣不苟言笑(ツンとした愛する人,冷傲的愛人。) 固執起來格外厲害,是可以堅持目標,不惜拿出一切與之相搏之人。


這樣的強者,唯獨在「我」面前偶然流露出脆弱的一面。他不發一言地流淚,緊緊握住了「我」的手。在「我」的眼中,他的剛強不啻是令人憐愛的。


他和「我」一樣不擅言辭,情感表現謹慎而克制。在這首歌所描寫的時空中,兩人的關係中曾有裂痕,可能因為溝通的不良而陷入信任危機。



    *複雜且諸多互相矛盾的人物設定


本作的人物設定細節繁多,部分卻彼此矛盾,很可能是其長期以來令人費解的主因,而這個怪現象再度和敬語息息相關 -- 主人公使用女性自稱及強烈傾向女性化的語言風格,此一事實似乎透露出創作者在語言設定上刻意將讀者導向傳統一男一女夫妻想像的意圖。然而細探人物的互動模式,卻很明顯並不盡相合


敬語釋放出的訊息太多,表面上是幫助理解,實際上反而使讀者加倍敏感地察覺訊息彼此的扞格。這個現象,尤其發生在人物的性別與愛情表現方面。


敬語、或應說日語這個語言,對於性別角色的想像與建構是非常積極而強勢的。它反映的或許是古代日本社會性別分工上的涇渭分明,性與身體因分工而產生固定的氣質形象,其符號滲透日常,繼而維繫了以之運作的道德價值。男尊女卑、男大女小,男主外而女主內。男人粗獷、剛強、簡潔,不苟言笑,女人精緻、纖柔、百轉千折,多思多言。男人沉默地肩負一切,女人依偎在旁說著體己話。依此類推。而語言作為思考與描述的主要工具,則在每一次重新組織、描述的過程中不斷傳承、強化這個系統。某方面來說,這個性別對比分明的世界,正是部分剛先生欲以敬語重塑精神聯繫的歷史:當他將流離於時間中的個人置回了歷史的架構,與此精神回歸同時恢復的是孕育敬語的文化脈絡以及該時空環境下人們的互動。當中不可免地包含了前人的生命觀和愛情觀,在宏觀裡,一切亦和過去的婚戀習俗、性別氣質的描述(大概因為這是一首情歌)聲息相通,構成了作品賴以敘事的前提、一個包含了所有「我」在內的歷史有機體。而最最弔詭的是,作者一面重塑歷史、以之進行敘事,另一面,他敘述的內容卻又幾乎在自我破壞。


「雖然歌詞應該是女性視角,但若一定要從性別來思考的話,似乎仍是偏向男性的風格。」這是在演唱會現場見證這首歌初次公開的粉絲所寫的repo, 直觀地道出了聽眾在歌詞之性別設定上感受的違和。聽眾無法不察覺,這位言行都似女子的主人公,似乎有著許多並不盡似傳統女子之處。他全心侍奉「您」,有如傳統以夫為尊的妻子,但他對「您」的愛也充滿著男子對情人愛寵不已、貪看其美貌的情緒。他凝視強者身後的脆弱,視線摻雜著幾乎是母性的痴迷與憐愛,說是姊弟戀似乎也可以想像,但主人公的純真、年幼等卻並不符合古典敘事中姊弟戀特徵式的陰沉掌控及占有欲(如六條御息所之於源氏)。面對壓迫,他表達的是並肩戰鬥的意志,而不按照刻板印象中的女子攀附在男子身後。他像孩子,他也應是孩子,他若是女性,則是(以其語言所表現的時代感來說)極端古怪、不合於世俗的女子。他若是男性,則靈魂偏向纖細陰柔,且「您」可能與他同為男性。


「您」的複雜度同樣不亞於「我」。依敬語的型態而言,他應不是女子,但詞具體的內容卻指向他亦不吻合於世俗大男人的面貌。比起剛強的外表與英雄式的庇護,他內在的柔軟與脆弱被描繪地更多。他是孩子嗎?或只是獨獨在戀人面前放肆撒嬌的男子?他可能和「我」同為女性,或同為男性嗎?在此敬語所突顯出的性別設定造成了完全相反的效果,簡直像三億元搶案中誤導辦案的滿地證物一樣,讀者在眾多、甚至是過多的訊息中迷失。最終我們既無法確知兩位主角的性別,也無法定位他們的相處模式。可以說,除了他們之間生死相依的愛戀,以及,他們很難是一對傳統概念下的異性夫妻,這兩件事以外,一切均陷於迷霧之中。



b. 情節


一個好的故事裡,人物必定遭遇某種衝突,因此開啟一段旅程。以衝突發生的時間點而言,「あなた」選擇了戲劇術語上的晚起始點 (late point of attack)-相似於「再見吧安潔莉娜」,作者再度避開了故事啟動的原點,選擇在某關鍵事件發生不久後的時間進入敘事。


第一段第一句即是一個靈魂搖搖欲墜的場景。「您」流著淚,「我」上前握住了您的手,低聲安慰。彼此交流的語言雖少,「顫抖」(震える)、「緊緊握住」(固く結び)、「低語」(囁き)等語卻鮮明傳遞出兩人心靈震顫、無所適從的情狀,並反襯衝擊之事件的巨大。此後直到結尾,這件事帶來的臨界的恐怖始終漫溢在「我」的剖白之中,一股惘惘的威脅貫穿了全作。


主人公目睹受創的愛人,願有羽翼能遮蔽對方,但他忘了自己也只是孩子。天地之大,兩人除卻彼此竟一無所有。在最孤絕之際,耳邊的輕輕低語是少年敬重而柔軟的心。輕輕地,不忍唐突愛人。帶有報導性質的敬語句「您正在流著淚...我握緊了您顫抖的手」,既是安撫對方,也是安撫自己,當中藏抑多少克制與柔情。這句簡單低調的報告是將「您」從創痛中解救出來的咒語 -- 彷彿深陷在衝擊的餘緒中,光是與情緒搏鬥就已耗盡了一切,以致連流淚的本人都未意識到臉上正滑落著淚水。此時「我」對「您」說,您正在流淚呢,像是把人從惡夢中搖醒一般,指認的瞬間,自制而緊繃的人狠狠墜進對於悲傷的覺察,但在墜落的同時也從悲傷的掌控中脫離。敬語特殊的語感允許了主詞和動詞間距離的最大化,微妙地給予了主詞喘息的空間。受傷的人和他的創傷被隔開了,即便,這只是發話者杯水車薪的努力..。


此段連選詞用字都足見費心。「我」說「您在流淚」,而非「您在哭泣」。「流出眼淚」之客觀描述不是為了置身事外,相反的,「我」以此向「您」顯露出低微而謙卑的姿態,自願退後的主觀,宣示了「我」接納、陪伴您的心意,而不對您妄下斷語。「我」告訴「您」,他看見了他的淚。這些淚水真實不虛,但在巨大的破壞面前,我們仍可選擇凝視每件事物中美善的力量。這些事對於孩子來說亦非常難,「我」卻使出全力為「您」做到。他強裝出「一副大人模樣」,細心地迴避了代表傷害的「淚」或「泣」等字彙,故作輕巧地,要「您」把這些「水滴」(雫)權當作給庭中花朵的餽贈。他的「造作」一點也不成功,只徒然襯托出他的純稚與溫厚。孩子一心一意要與所愛的人共同承擔憂慮,憂慮是如此之大,但他還是想著,不能使黑暗擴散.....。在黑暗中仍要凝視星光。他的姿態對比出了周遭環境的險惡,以及與之戰鬥的少年強大又脆弱的靈魂。


我傾向把A旋律第二小節的時空和第一小節連起來看,「您」在雨中佇立的畫面,即可視作主人公稍早所見景像的倒敘。「我」先是(從室內?)看見了「您」站在室外的庭院。雨落下,「您」卻不肯離去,他沉默地進行困獸之鬥的身影令主人公見之心痛。「我」或許拿傘出去給「您」,又或許他只是站在「您」身邊一起淋雨,近身地看見了對方隱在雨中的淚。A旋律結束後,敘事跳出衝突事件的時空,進入了主人公的意識。自此反覆的宣告與撕心的告白充塞了整個副歌部分以及B旋律,直到全作結尾。 


「您」為什麼站在雨中?「我」與「您」並肩作戰的對象,是自我的極限,還是外來的侵略?為什麼「您」無法不假思索地相信「我」會與他站在同一陣線?「我」反覆呼喊,彷彿他不說,對方就不會明白。他的告白及陳述的強烈程度暗示了兩人的咫尺天涯。究竟這些隔閡是如何形成的?近身相處並深深相愛的兩人,何以無法溝通至此?我們確知故事背後仍有未盡的山水,但都是影綽的輪廓,無從抵達。源於失語、心靈失依狀態的壓迫內外交加,構成了這首歌精神上的荒涼絕境。




c. 


「あなた」令我聯想到末世的景像。不是地獄,而像是時間的盡頭,山無稜,江水為竭。我感到他們愛得朝不保夕。只有明天就要分離的人才那樣狂熱地擁緊對方,喃喃誓言著永不相離。「我」尤其對於最末將發生之事有著自虐式的想像。愛得太多原來是渴虐的,連對方給的痛都想要占有。溫雅細緻的敬語口吻在此格外顯出近乎神經質的瘋狂....他愛得不能喘息,愛得小心翼翼,不敢輕易碰觸,但離別的預感大而殘酷。幾乎像是訣別。


訣別真正的意思,是時間並非消逝,只是對個人而言難以為繼。譬如「我」不談「永遠」(即使有永遠,你我亦不復在此),不談「我們一定會」克服困難,會一直走下去。他太過早熟,早已明白世間總有難以圓滿之事,而個體命運渺小如絮,所謂的愛與羈絆,也只在一息之間。


「直到您的生命終結」,所以他說。


孩子有過猶疑,也有驚懼,最終卻是抱著覺悟在面對神或是命運的絕情與大能。他是無愛時代裡警醒的愚人,他承認瘋狂,承認力有未逮,甚至也為殉死作好了準備。但他不低頭。彷彿被奪去恐懼與疼痛,比死亡更加令他可怖,孩子以終將被毀壞、被時間淘空的青春,在神的凝視下轉身。世間萬事終究枉然,唯有愛人的心搏、血脈定義了宇宙。愛人的生命,使無窮無盡的時間有了盡頭。必須到那盡頭,「我」才願與「您」分離。這是孩子靜靜流著淚,寫給身後的「您」的遺書。此後再壞亦不值得憂慮。釐清了死亡意外帶來篤定和寧靜,他又可以回家,繼續做「您」身邊朝朝暮暮之人。「我願能長居您身側」的低微祈求,因此既是敗者明知無終卻仍無法停止的癡念,也是孑然一身的烈士,對時代、時間之虛無所作的頑強抵抗。


「食べてしまう」,用了「吃下」這個動詞。生物進食的動作所包含之原始的求生的暴力,一種與死亡角力的強橫,揭露了「我」為「您」殉死的本質:死並不輕易。有什麼極為珍貴的事物將被自己親手抹殺,這將會是一場血腥的自我屠戮。「我」心下了然,明白屆時不可能舉重若輕,勢必將身陷其中地感受到種種痴怨與恐怖。但最可怕的就是他明知恐懼,卻仍決意赴死。「我」的一部分意識抽離了自身處境,他要知道一切是為了什麼,如果有大的災難要來,他要看著它發生,為此不惜以暴力去承接任何可能來臨的一切。「吃」(食べる)搭配凝縮了動作完盡、意外發生或失去控制的走向、負面事件或災難等等複雜意義的動詞「しまう」,「我」的對死亡的強烈意志以及深深的恐懼矛盾地綜合壓縮在很短的詞組裡,大有獨自吞忍、掩蓋一切的意味。在「信」的最後,深刻告白後的「我」竟打算獨自承擔可能是死亡的後果。此一決定再度顯出「我」與「您」雖相愛,卻無法溝通、無法互相依賴的狀態。愛並不能改變兩人的孤獨,甚至更加深之。正如這首歌,真正說出的,都是不可以被理解的。彷彿恐懼被追索來由,而將足跡掩去的逃亡者,精確的語言使訊息及符號大量袒//露,然而卻錯綜複雜,撲朔迷離。語言再被訴說的同時竟矛盾地恐懼著自身的意義。訴說反而更加沉默了。一首情歌延續的三分鐘時間,創造出以虛構奪取現實的真空地帶,然而在這個樹洞裡,作者真實的心意終究像電影情書的結尾:「太羞恥了,這封信,果然還是無法寄出去。」(やっぱり照れくさくて、この手紙は出せません。)